舞蹈  |  2019年
共 12 筆|« 上一頁12下一頁 »
文︰千山|上載日期︰2019年6月28日
《來自真實故事》以極簡的舞台設計及編舞語言,展現人際間的關係及距離。舞蹈以身體於空間勾勒,除了劃下無形的軌跡,充滿強烈空間意識的作品刻意於舞台運用編排空白(emptiness),豐富了構圖變化,亦增...
文︰蔡兩俊|上載日期︰2019年6月27日
2019年6月 新加坡舞者陳傑孝可被譽為「怪咖」。許多正規舞者都不太願意被稱如此。「怪」一詞通常帶有貶義,「咖」則是「腳」。「怪腳」二字用在傑孝身上非常貼切,除了形容他那扭曲身體加不規則腳法...
文︰夏如芸|上載日期︰2019年5月17日
神聖,特別是對基督教來說,是至高、純粹及聖潔,甚至使人得潔淨之感。由於巴哈在音樂的創作路途上都是以教會音樂為主,緃使當中有很多密麻麻的十六分音符,很多時也有一種純淨的神聖感覺。但看了Benjamin...
文︰朱映霖|上載日期︰2019年5月9日
編舞家Benjamin Millepied研究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的音樂後,創作了這套現代芭蕾舞作品,並帶到法國五月藝術節2019中。十二位來自洛杉磯舞蹈計劃(L.A....
文︰李羲樺|上載日期︰2019年3月29日
澳門人口密度冠絕全球。在這彈丸之地,正規的劇院和歌舞廳一般用來上演娛樂及綜藝表演;而較小型、非主流的表演藝術項目若要在這金錢掛帥的城市絕處逢生,則需另闢新徑。今年的「澳門城市藝穗節」裡,不少創作人都...
文︰陳瑋鑫|上載日期︰2019年3月22日
對於一直有留意嘻哈舞演出的舞迷來說,相信對Mourad Merzouki這個名字應該不會感到太陌生,由他創立並帶領的法國頂尖嘻哈舞團「格飛舞團」,曾先後在2007年及2013年兩度訪澳,於法國五月藝...
文︰陳瑋鑫|上載日期︰2019年3月22日
來自比利時的羅莎舞團最為人認識的,相信會是1983年首演,至今仍然巡演不斷的後現代經典舞作《Rosas danst Rosas》。編舞家安娜.德瑞莎.姬爾美可透過四位女舞者重重複複之高能量細碎動作,...
文︰李羲樺|上載日期︰2019年3月21日
對兩年一度的新視野藝術節來說,「跨界」絕對是一個重要考量。它有兩個面向,分別是創作和藝術策展。跨界是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或團隊進行協作,利用各種媒介和素材來創造一個獨特的表演形式。而從策展的角度看,跨...
文︰朱映霖|上載日期︰2019年3月19日
舞蹈,在藝術表演當中能夠備受專業舞者的關注,但亦是容易被一般純粹追求娛樂的觀眾忽略的範疇,其種類繁多,古今中外各有獨特的編舞風格,魅力無法比較;如何憑創作與大眾共享,全賴每一個演出機會。遊走澳門城市...
文︰李羲樺|上載日期︰2019年3月13日
《泰坦——諸神之舞》(TITANS)沒有希臘神話的壯麗鋪張,也沒有史詩式的環迴起迭。它也不是在訴說、引用、或戲仿任何一個神話故事。事實上,除劇名以外,它和希臘神話沒有絲毫關係,甚至可說是剛好相反:一...
共 12 筆|« 上一頁12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