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評論
文︰何慶基
2016年2月 雨傘運動這場翻天覆地的社會運動,不單尚未終結,而且只是剛處萌芽階段。除對社會、政治影響深遠外,其文化意義亦不應被低...
文︰袁智聰
2016年1月 今年元旦,我徒步登山前往飛鵝山的基維爾營地,參與由草原地圖主辦的《草民音樂營2016》。從我家附近經小夏威夷徑走上井欄...
文︰Alexis Alrich
Dizi and xiao (bamboo flutes) player Ricky Yeung Wai Kit was a gracio...
文︰賴勇衡
(一) 陳炳釗創作的《午睡》既有真誠的個人自省,也有時代性;主題集中,也有豐富的層次。這劇的核心意象是發夢──若發夢是方法,目標是甚...
文︰江祈穎
「喺好耐好耐以前」,這是童話慣常的開始,目的是與現實拉開距離,令人能在睡床上,投入一個想像空間,一個美化得就算不合理,亦無足掛此的幸福美夢...
文︰袁智聰
2016年1月 英國音樂傳奇David Bowie離世的噩耗,一時間叫人難以接受。畢竟他撤手人寰的兩天前(一月八日),才渡過了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