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引人入場的名字
文︰聞一浩 | 上載日期︰2008年12月16日 | 文章類別︰月旦舞台

 

主辦︰城市當代舞蹈團、W創作社、緊急實驗室
藝術類別︰戲劇舞蹈 »

最近看幾個節目,緣起都為了一個名字:看舞蹈的《硬銷》是編舞伍宇烈,話劇的《白雪先生灰先生》是「W創作社」,是舞蹈錄像的《與翩娜有約》,當然是因為主角翩娜.包殊。

 

一如宣傳單張所言,伍宇烈是香港編舞界的紅人,但近年多為他人作嫁衣裳,或者創作如2007年香港藝術節作品《我的舞蹈生涯》般的短篇。《硬銷》是伍宇烈的最新長篇,距離上一個長篇《春之祭》已有五年。自十年前他為CCDC(城市當代舞蹈團)編作的經典《男生》起,便喜歡他幽默抵死的俐落編舞風格。

 

靈感來自布萊希特與寇特.威爾《七宗罪》,《硬銷》依然充滿了這位編舞界鬼才的簽名式:他對男性身份的調侃(《男生》是經典例子),對表演者身份的思索(如《春之祭》),當然還有情迷紅色高跟鞋(就像《我的舞蹈生涯》短篇的長大版──加長與陣容強大),而讓遲到的觀眾進場也成為演出其一段落,就充份顯出他的心思;可惜,如此種種放在分裂成二十段落的演出中顯得支離破碎,佳句不少卻未能渾成一體,尤其香蕉的寓意與三藩市華工的血淚史(雖然威爾原作也是以三藩市終結),以及舞者的身體如何扣起七宗罪這個題旨,都難以揣摩到其中的邏輯。

朱柏謙的介入效果不顯,幾段香蕉唸白尤見突兀,例外是他以冰冷的聲音誦讀一份(舞蹈員)合約內容,喬楊在他面前跳著,情緒逐漸激動,感情越見澎湃的一段,對比的形式與內容配合得極佳,叫觀眾感受到舞者生涯的背後辛酸;還有一眾男舞者穿著高跟鞋緊身衣,一如百老滙歌舞女郎的跳著,也令人想到表演的本質,他們在販賣,在娛樂,還是在販賣、娛樂的背後,依然有點什麼,一如永遠的瑪莉蓮.夢露?

 

伍宇烈的男舞者穿上高跟鞋,黃智龍與黃偉文(Wyman)則讓兩位男演員冠上經典童話的名字:《白雪先生灰先生》。而故事的確有著童話的色彩,一個過氣男星如何翻身,一個新人如何一炮而紅成為巨星,兩人是沙煲兄弟,也有同志情誼。

 

十年下來,已為自己建起商業劇場招牌的「W創作社」,很清楚目標觀眾所需,故事的起承轉合大團圓結局,都清楚計算,不多不少。而每次與不同的演藝歌唱明星合作,亦是商業劇場運作的法門之一,也的確可以為創作引入不同的元素和衝擊。不過,這次與Wyman合作,卻無突破,是否根據演員真人塑造的角色性格太強而最終令故事無法有所發展,還是創作人在固守平穩的防蝕原則?無論如何,《白雪先生灰先生》證明了商業劇場有其存在的潛質,但要發展,創作上還要不斷向前。

 

《白雪先生灰先生》的觀眾中,有為看Wyman而入場的,「跳格舞蹈錄像節2008」開幕一場,相信也有不少為追翩娜.包殊這位舞蹈劇場巨星而入場。《與翩娜有約》是翩娜創作《水》及《粗剪》兩個作品期間的私檔案,導演李.雅諾以黑白紀錄現實,以彩色展示舞台。雅諾將工作(排練)中的翩娜,與日常生活中的她剪影在一起,讓觀眾一睹翩娜平常的一面,在咖啡廳的縷縷輕煙中談說沉思,在劇院階梯困坐創作愁城,在排練場內隨歌起舞,鏡頭內許多時都只得翩娜一人,在雅諾的剪接中,我們看到一個創作人孤獨的身影。

 

 

 

《硬銷》演出日期及地點

26/9 - 1/10/2008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白雪先生灰先生》演出日期及地點

19 - 28/9/2008 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與翩娜有約》演出日期及地點

9 - 12/10/2008 香港藝術中心電影院
 


(原載於2008年12月《藝訊》)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資深文化藝術編輯及評論人,以筆名聞一浩撰寫舞蹈評論及相關文章。早年任職多份報刊雜誌和香港藝術節,一直從事文化藝術活動報道及評論工作,亦曾與多個藝術機構合作。現時於不同報刊雜誌發表舞蹈及劇場的觀察及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