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樸不足,「奶油」有餘——瑤姬傳奇的歌詞
文︰岑偉宗 | 上載日期︰2003年10月25日 | 文章類別︰導賞文章

 

節目︰瑤姬傳奇 »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日期︰16 - 19/10/2003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其他 »

號稱兩岸三地華文精英合作而成的創作歌劇《瑤姬傳奇》終於上演。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的朋友來電約稿,想我寫一篇關於這創作歌劇裏歌詞的論述文章,我就透過觀看總綵排、首演與聆聽幾首簡單的《瑤姬傳奇》的示範錄音所得的歌詞印象來完成這篇約稿。

 

《瑤姬傳奇》動用到兩位填詞:一位是香港的陳鈞潤,一位是台灣的樸月,兩位也是獨當一面,於我來說,莫明其妙之餘,我覺得是製作人刻意為創作過程添加難度之舉。對一個「由頭唱到尾」的歌劇而言,歌詞就等如台詞,整體風格需要統一,歌詞的思路發展要順滑流暢,出自同一人的手筆,事必比兩個人協商來得輕省與容易。縱觀《瑤姬傳奇》的戲軌,也不過是一個神話故事,一個填詞人具備文學根底加點想像力,已足夠應付。而今動用到香港劇界的才子陳鈞潤先生,他在歌劇、歌詞、文藝方面的創造能力和經驗,有目共睹,在這樣的一部神話歌劇創作裏,一個「陳鈞潤」的才氣也嫌太多太豐富。實在想不透有甚麼理由要用上兩個填詞人去做這事。

 

如果抿住兩個填詞人合填的這事實,《瑤姬傳奇》的歌詞也顯得突兀。這個「突兀」不只是呈現在部份歌詞與整體的不諧協,還在於整體的歌詞與舞台上營造的戲劇時空不諧協。

 

《瑤姬傳奇》說的是大禹治水的故事,年代煙遠。從文字風格上說,應比我國最早出現的文學作品《詩經》上的語言更早,更古樸。這是我們,也就是觀眾心目中的遠古世界味。《瑤姬傳奇》的歌詞如能呈現這種古樸的風味,對整個戲風格之構成應有幫助。遺憾的是,《瑤姬傳奇》卻捨此道而弗由,大部份歌詞落筆用語極盡「現代」之能事,像「五四」新文學的新詩,加瓊瑤、嚴沁等少女言情小說的混合體:

 

「這是我今生最快樂的時光……」

 

「我們又敬又愛大地,不怕艱難,重建家園」

 

「我的小仙子,你是善和美的化身」

 

一片奶油小生寫情書的味道。如果觀眾把要求再提高一點的話,劇中的大禹,一個他日的明君,領導華夏民族的先祖,滿嘴奶油小生的腔調兒,怎叫人信服?怎看出他的大志?我特別感到毛髮直豎的是這句:

 

「人類明瞭……人類愛大地……人類的存在使天地永保安康……」

 

演員們口裏唱的是現代電視肥皂劇也不用的語言,穿的是遠古神話世界的服裝,觀眾聽覺與視覺的落差其大無比。

 

遺憾的說,這些「歌詞」,甚至連想像力也欠奉。說愛你,便一股腦兒的只會唱「我的愛……」、「大禹啊……」唉,驟聽下去,還以為是聽著一支支俗不可耐的流行曲。說實在,流行曲的填詞人也懂得用文學的「賦比興」手法來敘事抒情,怎麼一個「精緻藝術」作品的歌詞卻只會「愛人啊」、「我的愛啊」的來來去去?真搞不明白。

 

整齣歌劇就是在一大堆的「爛調套語」裏緩步而行。唯一較能令觀眾感受到古樸味道、想像力的,是第二幕的水晶宮。海龍王和龜丞相的唱詞較能運用比喻,而且也玩玩諧音,文字技巧比全劇的其他歌詞高出一籌,然而這段的出色,反見出整體的突兀,殊可惜也。

 

粗略一談,觀點或許粗疏,也望能引起其他有識之士在這齣創作歌劇的歌詞更多的討論。


(原載於2003年10月《傳統再造》)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舞台劇填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