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伴奏中文講堂
文︰洪思行 | 上載日期︰2019年4月29日 | 文章類別︰眾聲喧嘩

 

節目︰維多利雅講 »
主辦︰一舖清唱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日期︰2019年4月19日 8pm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音樂 »

2018年5月底,從中環域多利監獄改建而成的大館正式對外開放,立時成為城中熱點,大館亦安排各種節目來吸引人流,當中包括「一舖清唱」的《維多利雅講》,獲得不少好評。將近一年過後,一舖清唱再次搬演《維多利雅講》,這次改於香港大會堂劇院上演。

 

筆者觀看過首演,雖然現在對細節印象有點模糊,但對岑偉宗相當「啜核」、叫人拍案叫絕的對白和歌詞記憶猶新,例如〈香港有何手信〉一曲,既是一條問題,又帶出藝人何守信,一語雙關。這次再演《維多利雅講》,與其說是重演,不如說是「升級版」,因為除了場地不同,演出人員由三男一女,變成四男三女,節目長度由五十分鐘,加長至七十多分鐘,內容亦有所不同:首演版是分為序章及十個樂章(當時他們稱每幕為樂章),升級版則為序章及十二首歌(包括終章,不再稱為樂章),新添了〈關係計算機〉與〈隻聲情歌〉,之前的〈再問何守信〉更變為〈你話何家勁〉,部分樂章的次序改變了。

 

《維多利雅講》的創作中心是香港,除了從多個香港元素出發,把一首首互不關聯的歌曲連結起來,他們同時強調粵語,這兩點從場刊第一頁——獅子山相片上寫著「粵語演出」已可見一斑。岑偉宗在場刊也指出香港人的中文程度每況愈下,因此他在作品中流露出強烈說教的味道,時常引經據典,意為觀眾中文「解毒」,令作品恍如一次中文講堂。

 

之前岑偉宗把作品定性為「說唱劇場」,這次從一開場已反映出來:七位演員輪流介紹自己的劇名,每個名字都能夠「大做文章」,引伸出多個「食字」笑話,最後甚至說出「香港七景,真係多謝曬」,明指「暗角七警」,諷刺意味躍然「嘴」上。事實上,作品在多處針對香港事物諷刺一番,最明顯的是〈捐獻袋住先〉,在演唱期間部分演員忽然落台向觀眾募捐(真的有觀眾給錢),其中一名演員則在扮斷手博同情,歌曲也轉為「We are the world」這種全人大合唱的風格,甚至巧妙地在女聲和音部分暗藏「歡樂滿東華」的音樂句型。全曲志在諷刺慈善機構賣力叫人捐款,但善款究竟去了哪裡?還是由慈善機構「袋住先」?

 

除了嘲諷,各曲也有不同的主題,例如〈關係計算機〉題材貼地,講及親戚的稱謂,並以英文如father-in-law、uncle作對照,帶出語文文化的不同;或是〈變賣後懷舊〉,提及多幢今非昔比的歷史建築如皇都戲院、利舞臺、天星碼頭等,表達追昔之情懷。

 

不過,作品的問題亦顯而易見,就是內容過於散亂。雖然岑偉宗在上次的場刊中明確表示這不是劇,樂章亦可隨意調動,觀眾不應期望明確的故事線,但作品想表達的東西實在太多,時而追憶、時而諷刺、時而說教,反而令作品失焦,更嚴重的是對白與歌曲對不上嘴,最明顯的是〈獅子山下留〉,演唱前是兩人扮演不同的士call台的對答,內容有點不明所意,然後忽然一「twist」,以一位司機去錯了獅子山後便演唱歌曲,全段叫人摸不著頭腦,看不出當中的關聯。另外說教部分來的有點「硬」和過多,例如直接說出皇都戲院的主事者歐德禮、卡拉揚曾在利舞台演出等硬資料,反而令觀眾「overloaded」,記不到那麼多,以致觀眾的反應到後段開始變得呆板。

 

升級的效果

 

由於場地所限,首演版沒太多的佈景設計,主要是依靠演員的動作和走位來豐富視覺效果。這趟在正式的劇場演出,自然可以有多些「花臣」。只說是「多些」,是因為舞台佈景和道具不多,主要還是運用上次的桌和椅。在新增的道具中,最大型的是由多張小凳拼成的天星碼頭模型,透過搬走小凳,喻意碼頭被拆掉,後來透過燈光,令拆掉的碼頭的影子看似成為一幢建築物,這些效果是首演無法達到的。最有趣的效果莫過於字幕機,它並不只是打字幕,還會根據劇情做效果,例如只顯示重點字,或是「飛走」多餘的字,活像有生命的。不過整體而言,今次的效果反不及上次的突出:那次演員常要在演出期間換裝,雖然設計上有點「low tech」——用魔術貼將數層戲服貼在一起,但演出效果出奇地好,讓觀眾感到驚喜。

 

音響方面同樣得以「升級」,上述的士call台的橋段便是透過音響效果來改變聲質,使模仿變得維肖維妙。說到扮聲,上次陳智謙演唱〈獅子山下留〉時,把羅文的唱腔模仿得極為神似,可惜這次的音響效果反令模仿不及上次。另外,演唱時的迴音效果太強,令歌聲模糊起來,加上這次比首演多了三個聲部,使歌唱變得比上回不清楚。至於演唱方面,整體不算在最佳的狀態,除了因音響導致聲音模糊,特別是低音聽起來總是不夠清晰,本身的音準也不太穩定。但每次聽到〈香港有何手信〉那些細碎而急促的無意義音節唱詞,都佩服他們能夠唱得整齊,相信他們下了不少苦功。

 

陳皓琬與馬顯融應該都是首次參與「一舖清唱」的劇場作品。雖然前者多演唱歌劇,但豐富的舞台經驗讓她能夠融入其中,反而後者的表演較嫩,雖然表現賣力,但一些肢體動作和說話的語調還有進步的空間,特別是他跟余菁華做對手戲的一幕,對方舉手投足都是較為吸引,希望他能吸取更多舞台經驗,改善表現。

 

單就樂曲來說,多首歌曲都很動聽,實在期待有朝一日都夠灌錄成碟。不過,整體來說跟首演版本比較,這次升級版顯得較遜色,也許證明了《維多利雅講》這類說唱劇場,應該比較適合走小品路線(忽發奇想,或許適合在茶館劇場演出?)。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洪思行為樂評人,香港藝術發展獎2017藝術新秀獎(藝術評論)得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音樂),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編有《香港古典音樂年鑑》(2014及2015)。香港無伴奏音樂組合 CM Singers 和 Zense  A Cappella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