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æd Time》:風格突出的女性劇場
文︰梁妍 | 上載日期︰2019年3月3日 | 文章類別︰藝術節即時評論

 

主辦︰第十八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演出單位︰娩娩工作室 »
地點︰澳門舊法院大樓二樓
日期︰26/01/2019
城市︰澳門 »
藝術類別︰戲劇 »

《Bæd Time》這個戯名,一語雙關,早早暗示了這個戯的雙重質地——既是「bed time」的輕柔夢幻,亦是「bad time」的殘酷暗黑。

 

劇團「娩娩工作室」來自台灣,成立於2014年,團員全為女性,作品題材注重社會事件和議題。台灣劇評人于善祿稱娩娩工作室為台灣劇場的「邪典」代表。她們已經多次演出《Bæd Time》這個作品,作品靈感來自美國劇作家瑪麗‧蓋拉格(Mary Gallagher)的劇本《Bed Time》。我個人則是第一次看她們的作品。從過往評論可以看出,在這次最新的展演中她們仍在調整和發展作品。

 

故事在表面上看是兩個女生醜妹(林唐韋飾)和Kitty(鄔曉萱飾)臨睡前的私語,一個睡不着,一個很想睡。她們接續開始各種很小女生式的玩鬧,譬如「過家家」,扮演夜市大媽炒菜或者戶外野餐,也有對以往的回憶,一次又一次重複「看誰先睡著」的無聊遊戲。不過,看似隨意嬉鬧的少女對話之中,不時混入了充滿哲學性的命題:甚麽人沒有睡眠,怎麽知道自己在睡,為甚麼一定要睡覺等等。漸漸,情節推進,她們的對話裡面開始出現一個「第三者」,這個「第三者」似乎對她們都很重要,但二人又不敢直接談論,只是不斷暗示說「她離開我們」。與此同時,跟少女心飽滿的對話形成鮮明對比的暗黑面一一浮現,她們爭著吃「白白的東西」,互相指責甚至出現肢體衝突,甚至是「不醒來」,讓觀衆開始不安、緊張、焦慮,意識到這不僅僅是一次單純美好的少女夜話。二人衝突愈演愈烈,中間穿插著令人印象深刻的肢體運用,比如一再重複彆扭的入睡姿勢(置於身體兩側的兩個手掌僵硬地保持45度彎曲),或雙手交叉擰著脖子而定格動作。終於,她們在對話中點明——主人有兩個洋娃娃。之前埋下的微細伏筆得到揭曉,這兩個少女並不是真人,而是兩個被主人遺棄的洋娃娃。

 

整個劇本的講述技巧純熟,鋪墊慎密,逐步揭開童稚青春的表層底下是暴力、冷漠和自我掙扎。這是一個以喜鬧劇渲染的悲劇,而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有一種平衡感——鬧劇的嬉笑惡搞平衡了故事底色的悲劇性,同時通過兩個演員一動一靜,也營造了第二層的平衡。通過洋娃娃這種擬人化之物,實則上反映的是現實世界裡面一個女生成長過程中遭遇過的欺凌、離群、孤獨、失眠等等糾纏的情感,雖然間接,卻非常有力。

 

舞台空間上,對於舊法院的黑盒劇場的使用令人眼前一亮,半透明的塑膠布從天花直掛到地,觀衆需要撥開層層幕布才可以進入觀衆席,一入場便仿如被邀請進入到一個高度私密的空間。蕾絲邊,白色枕頭,輕軟地墊,若隱若現,配上相對暗的燈光設計,整體營造出一個柔性的環境,對於故事主題形成了一個極為强烈的映襯。

 

不過,我認為本劇的處理有兩個遺憾的地方,一個是後半段鋪排得太長,顯得拖泥帶水,另一個是揭曉時太過於直白。最後一幕,第三個演員帶了兩個真的洋娃娃上臺,再把它們遺棄在臺上。似乎是編劇對於自己揭露謎底不夠自信,要借助直白的洋娃娃亮相,但我認爲大可不必,前面的交代已經足夠。

 

總結地說,這是相當出色的一個小劇場作品。編導的文本伏線埋得精巧,而對於黑盒劇場的空間運用也別出心裁,兩位主要演員的演繹淋漓盡致,能量收放自如,肢體編排又很配合到主旨的雙重性。前半段節奏緊凑、活潑,後半段即便略微拖沓,但整體仍非常流暢,整個作品美學風格突出,痛感獨特而强烈。娩娩工作室以創作女性劇場作品自居。女性劇場給人的印象是小敘事為主,圍繞女性議題展開,情感向的,側重内心掙扎的描寫與演繹。但我有點好奇的是,作為對於女性劇場的演繹已經得到不少好評的娩娩工作室而言,她們在未來會否嘗試格局更大的作品?而她們的未來發展,會否可以更進一步拓闊現今劇場對於女性劇場的想像?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愛書,愛智慧和藝術,更愛生命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