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新至舊——評栢優座和興傳奇青年劇場的傳統戲
文︰陳韻妃 | 上載日期︰2022年9月29日 | 文章類別︰四海聲評

 

主辦︰桃園市政府、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當代傳奇劇場
地點︰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演藝廳(《栢》)、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武》、《2022傳奇風雅》」)
日期︰26/5/2018 2:30pm(《栢》)、1/9/2018 2:30pm(《武》)、 3/9/2022 2:30pm 《2022傳奇風雅》
城市︰桃園臺北 »
藝術類別︰戲曲 »

戲曲的傳統劇目之於演員,通常是技藝訓練和提升功能,對青年演員,更有開蒙、塑形等建立根基的作用。

 

一個劇種的傳統劇目,既為世代表演者相傳的精華,且是後人創作的基礎,所以具有重要性。臺灣相當看重這點,官方單位,例如文化部轄下的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文化資產局等,多年陸續辦理和傳統表演藝術相關的演出、傳習計畫;表演團體,以京劇為例,比方公立的國光劇團,其劇務中傳統戲的人員培訓、公演檔次佔有一定份量。至於民間劇團,京劇大、小型團體如當代傳奇劇場、栢優座,即使發展偏向創新,甚至是實驗的方向,安排年度演出時,也少不了傳統戲碼。綜合上述,從政府到民間團體,俱顯示傳統戲為戲曲根本的態度。

 

傳統戲的劇情、功法,經歲月篩選,前人實踐累積後,是豐富經驗的結晶,呈現過去/往世相較現今/當前來得重要的時間觀。

 

當銳意新創的劇團譬如當代傳奇劇場、栢優座,演起傳統戲,意義在於:

 

一,出人。他們有演員可以拿得起這樣的戲,尤其團裡青年人在充滿朝氣的團體,正當青春演老戲,於是環境、年齡和戲間,折衝出異樣的感覺;

 

二,出戲。民間劇團為吸引觀眾、在藝文市場生存,演傳統戲時有罕見舞台的秘本,如台北新劇團團長李寶春策劃「新老戲」系列,不時出現傳自其父(按:李少春)的珍藏劇目,有別當今舞台版本;

 

三,回歸。傳統是根本的話,當代傳奇劇場、栢優座每年公演,新、舊戲數量相比,後者少得多,雖然少,畢竟存在於年度檔次中,不會完全不演;又跨界創作者與之關係,像候鳥遠行,總有返巢的時候,用國光劇團一級演員黃宇琳說法:「很多人說我離開京劇,但我覺得我一直沒有離開。」[1]面對旁人質疑跨界者背離經典的聲音,他們回頭演傳統戲,即未忘本的行動,可產生一有力回擊。

 

接著討論當代傳奇劇場的青年團——興傳奇青年劇場(下簡稱興傳奇)和栢優座,兩團的傳統戲。部分劇目為求深入,舉其他劇團作對照,並不以演的日期來行文。

 

一、興傳奇青年劇場

 

當代傳奇製作的傳統節目,根據其大事紀[2],最早起自2009年「梨園傳奇I」,繼之2010年「梨園傳奇II」,推出老生、青衣和武生為主的戲。而2011年開始迄今(2022),改以「傳奇風雅」為名稱,每隔一至二年不等,演出經典劇碼。這系列初期以資深、中生代演員擔綱要角,以示傳統的重要性;中期變成老將帶領劇團培育的青年人才一同上場,傳承意義濃厚;後來新一代所佔場次越多,特別是2016年吳興國成立興傳奇後,在「傳奇風雅.伍、陸」(2021、2022),幾乎都年輕演員挑大樑,交棒意味不可言喻,也是劇團大方提供舞台、肯讓年輕人表現。下就今年「傳奇風雅.陸」分析。

 

(一)李軒綸〈雅觀樓〉

 

唐末五代十國,後唐李克用和朱溫宴於雅觀樓。適黃巢部屬孟覺海兵至,李之義子十三太保李存孝驍勇善戰,朱以玉帶與他打賭,雙方約午時擒孟為限。後存孝果如期生擒孟,回營交令欲索玉帶,朱不予,兩下交惡。劇情由「賭袍、擒海、奪帶」三段組成,此番演「擒海」一段。

 

青年武生李軒綸飾李存孝,由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團小生趙揚強傳授。〈雅觀樓〉是小生重要武戲之一,武生也可演出,不同行當的唱、做強弱則有差別。軒綸初習武丑,曾在「2018承功-新秀舞台」興傳奇的〈昭君出塞〉中演馬夫,而後料應持續訓練唱腔,意朝武生邁進。

 

這是唱功做表俱全的崑劇,演員需演唱多支崑曲,邊搭配表情、舞蹈形式的動作,達到載歌載舞境地。

 

李軒綸的嗓音達不到曲牌音高,不如小生行當者響亮,能夠烘托人物意氣風發。

李存孝在此操持三種兵器,腰插輕飄令旗,左手持長而重的混唐槊,因傳說他是半人半神,故右手抓短而奇特之筆硯神爪,也叫撾,類似手的形狀。令旗片段,軒綸耍旗有失誤情形,【倘秀才】「怎知俺李先鋒武藝能」做半探海身段,蹲腿稍微不穩,不過反手拿旗於背後,三起三落,腿是穩當的;槊的片段,【古水仙子】「咱叫他一個個無投無奔」處,旋轉槊很順溜。【賽紅秋】曲中身段力度和鼓點配合得好,強化勇武感覺;雙手拿槊、神爪時,交互耍弄兵械、空抛轉圈和繞脖頸、腰背等,部分轉圈不穩。另外,他的表情略微嚴肅,或許因演的次數、熟練度較少或戲的難度所致,難顯人物得意之狀。

軒綸於此的唱做,穩定情況時有起伏,尚有成長空間。

 

(二)廖采宸〈小放牛〉

 

牧童、村姑偶遇於村里鄉間,你來我往問路、對答,歡唱以終。

 

〈小放牛〉是歌舞小戲,講究演員對應默契,劇團選擇武丑張春華(1925-2019)版本來演,這版對唱腔、武功要求不弱。

 

全戲行進不離歌舞形式,無論問答、對對子,均用音樂唱和,配以舞蹈化動作,樂聲響起,演員庶乎無停歇時間。對應表現在幾處,一是劇情。牧童、村姑家常問話或對聯答題,台詞緊咬,往來抛接;二為服裝。本次牧童外罩綠蓑衣、穿紫褲,村姑穿戴粉紅帽穗的藍漁婆罩、粉紅打衣裙褲、藍雲肩,胸繫粉紅彩球,腳踩彩鞋,綠男紅女像花草色澤,有大地氣息;三是身段。花旦、武丑動作成對,如同對鏡相照,循環往復。

 

林益緣,工武丑,飾牧童,唱曲時高音走低,可再訓練,唸白清晰,做表靈活討喜。

 

廖采宸,原習武旦,在師長鼓勵下[3],打算朝花旦前進。她演村姑,由國光劇團青衣花旦黃宇琳教導。其小嗓薄弱,唱久恐怕聲啞喉乾,在對聯段落,邊唱邊舞時,幾處唱詞尾音消失,唱的速度也落下;京白不準,咬字不清脆,語速比起此戲平常演法,約慢一、二秒,顯不出小姑娘的活潑樣兒;正月裡數花朵的「七個隆咚咿呀咳」下蹲踢腿,慢不流暢,曲終臨了轉臥魚,起身不順利。總言之唱做均弱,尤待加強唱功。

 

雖是小戲,演員需要很扎實的功夫才能勝任。如上所言,因旦角唱唸氣力和戲感節奏的問題,遂使這齣戲沉悶,還有進步餘地。

 

(三)張偉全〈金沙灘〉

 

故事來源中國古典小說《楊家將》。北宋時期,宋遼對峙,遼國天慶王相約宋王於幽州「雙龍會」。楊家將謹慎起見,由大郎扮宋主前往赴會,其餘兒郎保駕。宴席間兵變,雙方惡戰,楊家眾郎傷亡慘重,其中七郎殺出重圍搬取救兵。

 

〈金沙灘〉也作〈大戰金沙灘〉,戲裡角色多,重點在楊延嗣(七郎)而已,該角沒有唱少唸白,全靠做、打表現。

 

傳說楊七郎是黑虎星下凡,人物造型大量運用「老虎」元素,明顯如演員額頭勾「一筆虎字」,嘴繪虎形,靠甲多處有虎頭花紋,使虎頭烏金槍(大槍),並且插翎子、戴狐狸尾,好在舞台上更能凸顯主角;比較隱微的是,老虎的動物特性──危險凜然氣質,得由演員做表中呈現。

 

興傳奇青年淨行張偉全,由楊敬明、吳仁傑教導本戲。他的笑聲粗野,符合此角感覺。腿功如跺泥亮相,穩定稍差。把子部分,數戰耶律休哥,其一刀槍相對,張打得稍慢,不那麼嚴絲合縫;槍下場,時凌亂時猛烈;從敵人手中奪鞭後,初次耍弄失手,二次則順利過關。總體來說,偉全做表略乏力度,亮相未緊密接合鼓點,使得人物軟弱無勢。

2018年9月,國光劇團「武戲專場」有〈大戰金沙灘〉,由青年武淨劉育志演楊七郎。他臉譜張揚,然遊目檢視周身時面含悲愴,彷彿預見楊家將下場,增添肅穆之感。腿功穩當。使大槍,無論快慢均與敵手密合對接。特點是亮相、頓住都有力度,如掛砝碼在身,強化重量感覺;不動時,像天神塑相般,具虎虎生風的氣勢。

 

〈金沙灘〉不重有聲唱唸,而靠無言做打的戲,青年演員要掌握無形的人物氣質,確實不易,需要多加揣摩。

 

(四)楊瑞宇〈扈家莊〉

 

取材中國章回小說《水滸傳》。北宋梁山泊宋江等人領兵攻打扈家莊,女將扈三娘出戰,生擒矮腳虎王英。劇情分為「迎敵、擒虎、被擒」三段,本次演前兩段。

 

此作也稱〈扈三娘〉,主角由武旦應工,從唱唸做打來展現巾幗本領。另透過與武丑對戲,呈現對比之趣。

 

楊瑞宇飾扈三娘,嗓音如雲霧籠罩,不甚清亮,邊唱崑曲邊做身段,原本不明晰的聲音更容易在舞動中消失,不過【水仙子】唱做和諧。楊為男武旦,生理條件比起同行坤伶,少了嫵媚之色,但以靜定眼神勝出,他「靜如處子」神情,表面無波瀾,實潛藏殺機;剎那間,手掏翎子、身體轉圈之速度,是「動如脫兔」高倍速狀態。只是有時轉速太快,使身上配件糾纏,或許掌握身體軸心而可排除狀況。

 

2018年瑞宇曾參加栢優座「群伶」節目,演同一戲碼。當時他演此戲,只覺滿台旋轉跑動紛飛,接近「迅猛」情形。如今再看,其動靜速度的差異依舊鮮明,想是透過這樣落差,凸顯主角勇冠無敵形象,又引人驚詫連連效果。

 

何秉叡演王英。以矮子形象出現,在趟馬快慢、武器長短和身量高低上,與扈三娘互有差別,從中引發喜感趣味。

 

兩人在【刮地風】曲中,楊慢速慵懶持槍,如曲詞「俺叫他汗淋淋忙躲避,我這裡何曾用力」形容,後一陣旋風快打,流露出倚仗武藝驕傲自信眉眼。而秉叡蹲處低地,以平穩腿功向上快慢接招,不見勉強。

 

扈三娘善武技,楊瑞宇男武旦之身來扮演,更添力量之美。

 

(五)黃若琳〈蘇三起解〉

 

明代女子蘇三,誤入風塵,改名玉堂春。與官家子王金龍相識,偕同白頭。王在妓院床頭金盡,被鴇兒趕出去。鴇兒將玉堂春賣予山西商人沈燕林為妾。沈妻與人私通,毒死沈,反告蘇三。洪桐縣官收賄,判蘇有罪。後新官調她至太原覆審,洗刷冤枉,並與金龍重逢。

 

全劇名為《玉堂春》,各劇種幾乎都有此劇,其中提調片段是〈起解〉,也作〈女起解〉、〈蘇三起解〉,最是膾炙人口。而京劇梅派在〈起解〉一折,增益內容、改作新腔,使之可獨立演出。本次黃若琳飾蘇三,由梅派梅葆玖(1934-2016)大弟子、國光劇團一級演員青衣魏海敏指導。

 

黃若琳演〈起解〉,很有梅派蘊藉特色。即所謂怨而不怒,含蓄內斂,反映在唱唸做表、劇本和角色設計上。

 

黃唱法,行腔收著氣力,細細斟酌,徐緩放出,比方【反二黃慢板】「辯、男、戀、邊、面、冤」等尾字,唱得仔細含蓄。再舉【西皮慢板】「想當初在院中纏頭似錦」之錦字,字頭節省力氣、字腹平緩、字尾送力,所以開口不衝,餘尾有勁。他段唱法亦如是。若琳小心處理唱腔,臉上還帶著戲,隨戲詞而思想復傷懷,部分神情和咬字像指導老師魏海敏。情思繞過腦海才浮現面容,力氣經胸腹再漸次吐出,無論是唱念或做表都耐人尋味,而非直白了當。

 

劇情上,蘇三受冤枉,從監牢裡提審,轉往太原覆審過程,幾次回想自身遭遇而心生怨恨,但都點到為止,不多作長篇大論,也是收斂表現。

 

音樂上,青衣唱幾句【西皮慢板】回憶往事,夾著丑角補述前情和開解釋怨的語言諧戲,夾唱夾敘,沒有鋪排大段唱腔、不讓主角過分沉浸,是丑撫平旦怨,又旦抹去丑氣,情緒中和而止。

 

林益緣演崇公道,唸白清晰,口吻確如老年,做表有老誠實在情狀。這樣節奏慢的戲,因兩角色配合得佳,於是好看。

 

黃若琳此戲,詮釋怨而不怒、有所抑止的蘇三,是梅派女子形象。

 

二、栢優座

 

栢優座為臺灣劇團,許栢昂成立於2007年,許和團內核心人物之一黃宇琳[4],有專業京劇養成背景,戲曲表演除了應用在劇團新作外,也不時見於傳統戲如「栢優群伶」系列,和相關活動像京劇小學堂,這次是「栢優群伶」之《掛畫、扈家莊、失子驚瘋》,其中楊瑞宇〈扈家莊〉在上文段落(四)已合併討論過,下面說另兩齣戲。

 

(一)郭品彣、周岱頤〈掛畫〉

 

出自《洛陽橋》一折。耶律含嫣將與花雲成親,花轎上門前,含嫣掛畫佈置房間、打理自己,表現欣喜之情。

 

京劇〈掛畫〉是花旦戲,青年花旦郭品彣、武旦周岱頤(現名周蜜星)輪流飾演小姐和丫鬟,分前後場各演一次,兩人由青衣花旦兼擅的黃宇琳指導。

 

〈掛畫〉藉「裝飾」一戲劇動作,在旦角身上,運用手眼身法步等做功演繹待嫁情緒。

 

郭品彣飾耶律含嫣時,眼神愛嬌,聲音清楚、氣息不單薄;手耍辮、帕子流暢,最後翻揚袖充滿歡欣鼓舞之情;掛畫站上羅圈椅,沒有如梆子戲(蒲劇、豫劇)踩蹺來增加難度,不過品彣腿功,躍或蹲都像鳥兒輕靈。演梅香時,有打掃灰塵迷眼的情節,她闔眼到開目,演得細緻。整體可說平穩。

 

周岱頤於前場演丫鬟,善加襯托主角。後場演小姐,扮相甜美,身形修長,身段如風擺柳美好,有靈動特點,表演上留意小節而顯得仔細。因後場時間較短,她展演隨之縮減,未盡全貌,稍許可惜。

 

郭、周的演出,傳達女子喜嫁的雀躍心情。

 

(二)黃宇琳〈失子驚瘋〉

 

故事來自《乾坤福壽鏡》一折。明朝穎州知府梅俊夫人胡氏,被梅妾誣陷身懷妖孕,侍女壽春保護胡氏出逃,途中生子。不料遇盜被擄,嬰兒棄置道旁,被人拾去,又與壽春失散。胡被釋放,和壽春重逢,卻不見嬰兒,因而思念成瘋。

 

這是傳統戲,也是京劇尚派(尚小雲)名劇,對演員基本功訓練有益,所以不必是該派後繼者才能演。本次黃宇琳飾胡氏,鄒子敏演壽春。

 

〈失子驚瘋〉是全劇精彩部分,運用做表和水袖表現人物非正常的狀態。

 

胡氏因失落兒子,精神不穩定,處在瘋癲和清醒之間:一段唱(【西皮散板】)接唸白,再搭配水袖舞弄,輔以壽春作為現實的提示者,合起來是一個段落,可分成三段。黃的乍醒未醒表情有層次,真能唬人,「你以為她相信事實了」,但又癲狂起來,動靜神態分明。

 

人物失心瘋,除了做表,還用水袖來表示。宇琳耍翻揚袖,布面扯得完整開展,似思緒發散、混亂情形;一次性快速收袖、擲袖都俐落準確,彷彿瘋症暫時消停。她水袖功相當穩當。

 

胡氏因瘋失常,侍女不離不棄,難免受累,兩人是異體同命,故有很多對稱動作設計,如急步走位、快速圓場等,一處子敏側跌坐舞台右前方,宇琳交疊坐於台緣,右手用力拂袖,袖面線條筆直、力道凌厲,即使人物是瘋子,不掩身段美感。

 

此戲人物的異常狀況,黃宇琳和鄒子敏各司其職,清楚掌握分際。

 

承接上述傳統是根本的概念,對於走向革新的戲曲劇團,進一步分化成三方面來闡明:一是過去,傳統戲是演員技藝養成源頭,對中生代、資深者而言,演老戲像回顧根底,精神上不忘本,對新生代則是年度考核,檢視學習成果;二為現在,戲曲演員功底如何,多視其傳統深度,不是學了戲就算完成,還必須以「現在進行式」思維,使自己處於「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依據時代或個人階段差異,作出調整而精進,成就個人化標誌;三是未來,在來年創新、前衛之戲曲作品,不脫傳統為基礎,否則無以相隔於戲劇或其他藝術類別。所以這樣的團體,創作、傳統兩極端並存,走在「至新至舊」時間軸上。

 

本文討論的八齣戲,中生代演員很少,二三十歲者居多,上段提及的三種時間維度,這些年輕戲曲人,不及回望的年齡和技藝長度,也未達引領創發尖端的資格,實位於「現在」階段,建立個人特色時期。綜合上面分析,青年演員優秀的有之,部分程度不一者,「本年度考核」不算過關,努力之「路曼曼其修遠兮」。



[1] 袁學慧,〈用生命值練蹻功--黃宇琳在時代激流中踩穩戲曲的純粹〉,《報導者》,2022年7月8日(來源:https://www.twreporter.org/a/new-beijing-opera-in-taiwan-huang-yu-lin,檢索日期:2022年9月6日)。

[2] 參考當代傳奇劇場網站「大事紀」(來源:http://www.twclt.com/event.aspx,檢索日期:2022月9月21日)。

[3] 當代傳奇劇場藝術總監吳興國創辦的興傳奇青年劇場,為廖采宸所屬劇團。吳興國認為廖「有嗓子,鼓勵她也兼具花旦才能」。參考吳興國臉書(來源:https://tinyurl.com/33rjbj2u,檢索日期:2022年9月9日)。

[4] 黃宇琳,臺灣京劇中生代優秀青衣花旦,2019年起減少在栢優座的演出,2022年6月加入國光劇團。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