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探戈》——父與子於一領一隨之間
文︰千山 | 上載日期︰2021年7月7日 | 文章類別︰藝術寫作計劃學員評論

 

節目︰圓滿探戈 »
主辦︰肉鳥酸劇團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
日期︰15/5/2021 8pm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 »

雙人社交舞於一領一隨之間令人聯想起感情關係的進退,「肉鳥酸劇團」製作的《圓滿探戈》以探戈連繫纏綿碎步的戀人記憶及如履薄冰的父子情誼。劇中以不同身分及關係的舞影穿插,獨立成段來看,每場「舞蹈」各具魅力,惟拼湊成群舞卻現裂縫。近看,段落之間的連接薄弱,埋下緊扣探戈及距離主題的線索較表面;遠看,本應隨後交織的劇情線亦因欠缺鋪墊,而難以聚焦回應主題,顯得作品立意模糊,削弱了情感渲染的力度。

 

《圓滿探戈》於累積多年充滿衝突及緊張情緒的父子關係背景下,由兒子欲向父親尋找身世真相為引子,揭露父親三十年前與同性戀人的秘密。兩個主線以時間為界,一是現實中對立的父親與兒子,二是回憶裡共同決定兒子命運的年輕父親與戀人。然而,猶如社交舞中交換舞伴,各身分相互翩然起舞,父親與兒子於幻想中對話、父親與年輕自己對視的支線編排跨越時空與現實。「舞者」之間如有一面鏡子,映照著別個分身。不同身分的影子共舞,時而相擁重疊,時而傷感分離,愛恨交纏,距離似近還遠。

 

各段落不同身分踫撞的舞尖揚起迥然不同的火花及塵土,父親與戀人年少互動的甜蜜、父親與年輕自己回望的慨嘆、父親與兒子幻想中的和解,皆成為展現各情感獨特的風景。父子於團年飯桌上衝突對峙一幕別具張力,由為孫兒買禮物的小磨擦蘊釀矛盾及升溫,兒子將積壓已久對童年及母親角色缺失的不滿及憤怒情緒宣泄。同樣地,父親不解的激動及不被重視的脆弱亦展露無遺。父親由飯桌移步至客廳的編排,除了給予空間令情感由激動過渡至傷感,彷彿隱晦地埋下「可遠觀」的適度距離、甚至如此軟弱情景、現實並沒有發生的伏筆,遙遙呼應結尾父子幻想中的自我剖白及對話,探討在關係中保持適度距離。

 

縱使作品個別場景表現令人眼前一亮,父子及戀人兩個主線之間的連接較薄弱,增加過去與現在段落的斷裂,分離之感削弱了情感內涵。兩線通常獨立由兩組演員演出,較少有重疊、接觸。父親依靠對話及睹物緬懷的內心戲,情節較單薄及平面,欠奉畫面支撐,減低了父親與同志戀人親密關係的說服力及渲染力。於父親與年輕的自己及戀人同場的一幕,只有父親與年輕的自己短暫的對望互動,其他時候遙望年輕倆人,抽離得像局外人。

 

結尾將父子關係與探戈舞步作比喻,著墨探討情感關係中適度距離、互相配合的重要性,與前段內容鋪排欠缺明確的連繫,予人牽強及難以捉摸之感,令主題失焦。《圓滿探戈》較多篇幅描述身世真相及父子的衝突,除了承上較隱晦、不確定的飯桌移位,間斷岀現有關探戈及距離的線索較表面及鬆散零碎,包括父子皆懂跳探戈、對話談及與舞伴講求默契配合。有關探戈及距離的內容,特別是後者,與父子關係的探討欠深入。若劇末的編排並非總結,旨於帶出反思,由於鋪墊不足,由前一幕父親回憶年少躍至親情告白過於突兀,觀眾亦難以投入。

 

儘管作品扣題及編排有不清晰之處,肉鳥酸劇團的《圓滿探戈》將探戈舞蹈、年長同志及遊移虛實的題材及元素加入父子情誼具驚喜。飯桌上的爭吵貼地,演員表現令人觸動,相信引起不少觀眾共鳴。最後一幕兩父子隔空共舞,影子重疊的瞬間,現實中的不圓滿,於幻想中得以完整,意象深遠。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香港大學主修新聞及比較文學,曾於澳洲修讀電影及文化研究。參與包括「新視野藝術節」演後開評–藝評寫作導領計劃(2012)、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評工作坊結集出版(2016)、雙城開評:滬港藝評深度交流計劃(2018)及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評論計劃(2019)。於劇場與戲院之間遊移,在形體與映像之間覺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