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簡史》:於魔幻現世想像一場痛苦之旅
文︰羅妙妍 | 上載日期︰2016年8月25日 | 文章類別︰導賞文章

 

©Philip Kuen
節目︰未來簡史 »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城市︰香港 »
藝術節︰新視野藝術節2016 »
藝術類別︰戲劇 »

《未來簡史》是編導甄拔濤負笈英國修讀編劇學成之作,亦是他的系列創作「後人類旅程」首部曲。此作英文原版榮獲本年度柏林戲劇節劇本市集獎項,評審團稱許作品既有本土關懷,亦具全球視野。細讀劇作,不難發現有關中國政治的隱喻與象徵,同時編劇又表明要抹去任何有關國族的指向性,「這個故事可發生在任何地方;表演者無分種族國籍」是編劇留在劇本首頁的指示。

 

的確,乖謬亂世,全球化勢如破竹,人類面對的困境早已不再局限於任何一條國界,沒有任何地方的動盪跟其他地方完全無關,也沒有任何人的痛楚與他人完全無關。旁觀他人之時,他人亦在旁觀你。

 

當世界趨向同一,近未來的災難與苦痛,沒有人類可以置身事外。《未來簡史》要處理的就是當下處境──距離崩解,倫理失喪,我們倚仗甚麼活下去?

 

新文本與魔幻寫實

 

從事文字創作多年的甄拔濤深受歐洲新文本薰陶,《未來簡史》亦受益於新文本的影響,糅合英國與法國新文本特色,既貫徹英國文本結構縝密的優點,著重戲劇構作的基礎,同時取法法國文本的感性,把玩語言,刺激感官,意象豐富之餘不失哲學意味。拔濤取兩家之長,互相補足,以中國政治喻象為起點,以超越國界的社會關懷與連綿不斷的魔幻意象編織出難以定義的《未來簡史》。

 

「我選擇不採用寫實主義,這樣寫太局限,也跟我想說的東西有衝突──未來到底是甚麼?」當人沿著當下走著的路向前行,任何一刻改變步伐都足以影響前路的結果。佛家有所謂「三千世界」的說法:人在起步以前,面對的是無窮無盡的可能性,是為三千世界。當人踏出第一步,當下的現實就定了下來,可是,下一刻的未來,又是另一個三千世界。

 

現世動盪,躁動與不安驅使人渴望預言未來的作品,拔濤卻認為這是一個圈套,「佛教講的未來,正正就是測不準。」未來不可知,故此拔濤選擇以魔幻寫實的風格編寫《未來簡史》,通過瑰麗想像為未來打開一扇一扇可能的門,邀請觀眾自行選擇鑽進哪個門口。預言不可靠,唯有想像帶來出路,打開屬於自己的宇宙。

 

非線性時間與多重現實

 

細看題目,「未來」與「簡史」本身已經充滿矛盾,拔濤提到禪宗六祖的「對破之法」,六祖提醒世人要破除執見,因果相續,互無窮盡,更不應囿於二元對立的偏見。如實觀察世間,放下執見,就不會局限於看似對立的概念。兩條看似互不相干的平行線,都會有交匯一刻,一如未來與歷史的對立。

 

拔濤如此形容《未來簡史》的結構:「就像兩條平行線,最終有一交匯點,而交匯點巨大得如同整個宇宙。」現代物理學發展,加上黑洞的研究,打開了對時間空間的想像。時間在《未來簡史》中,並非以線性方向行進,而是交錯斷接,更像一個螺旋向上的圈。當過去與未來並行,故事發展途中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突破點,螺旋之中乍現連接不同時空的蟲洞,未來和歷史就有對話的空間。

 

《未來簡史》鋪陳多個角色的多段獨白,獨白呈現的現實,是屬於一個人的現實,當多重獨白同時出現,就能呈現可能同時出現的多重現實,折射出無千無萬的宇宙。放下偏執,開拓想像力的邊界,是在全球化底下對抗文化趨同的武器、未來人類發展的指南針──如果我們仍然相信改變的可能。

 

異鄉客與痛苦的倫理

 

《未來簡史》寫成半年後,歐洲爆發敘利亞難民危機,一夜間,看似堅實的倫理信念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戰。哲學家齊澤克撰文,指出後現代主義盛行之世,理性主義走到盡頭,經歷虛無主義洗禮以後,經典理論被解構淨盡,人生在世無所倚仗。危難沒有專利,任何人都有成為難民的可能性,誰能確保自己永遠過得安穩快樂?齊澤克認為,應該重新建立一套全球倫理體制,共同面對生存之難。

 

《未來簡史》闡述的正是直面苦痛危難的倫理。如果不願旁觀他人的痛苦,我們應該怎樣做?拔濤沒有直接提供答案,卻提供一個意象──異鄉客。

 

劇中其中一段旅程屬於異鄉客,他總是帶著一個不明所以的盒子,走在與他人相反方向的旅途上,無情感、無希望、無憧憬,面對眼前的生死離合無動於衷,象徵一種趨近虛無的狀態。可是,人真的能夠進入完全虛無的狀態嗎?旅程終結之時,異鄉客到底經歷了甚麼?還待觀眾入場細味,拔濤只是暗示,「身為異鄉客,就代表有還鄉的可能。」當一個人成為自己的異鄉客,以為完全心死,但終有一日發現原來自己對一個地方連結之深,遠超想像。

 

我心安處是吾鄉,沸騰現世,無人能夠提供即時見效的靈丹妙藥,倒不如拒絕逃避,走入沸騰最盛之處,與眾生一同直面痛苦,對拔濤來說,或許,這就是共同承擔未來的人類,最基本的倫理責任。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自由身藝術工作者,青年實驗藝團「她說創作單位」創團成員,從事策劃、宣傳、翻譯及文字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