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家的成長舞台——評神風敢寫隊
文︰時惠文 | 上載日期︰2008年12月16日 | 文章類別︰月旦舞台

 

節目︰神風敢寫隊 »
主辦︰影話戲
演出單位︰影話戲 »
地點︰藝穗會劇院
日期︰12 - 13/9/2008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 »

九月在藝穗會上演的《神風敢寫隊》,是「影話戲」為新生代編劇舉辦的試演,旨在為他們提供一個成長的舞台。劇團找來專業演員將表演融入劇本,讓不斷修改的劇本即使在雛形階段,也初露成型的效果。

 

入選共六位劇作家,女性作家選擇了貼近香港社會現實的題材,以細膩的感情戲吸引觀眾;男性作家則偏向於超現實的故事,幽默而不失深度。相對來說,後者似乎更能成功地引起觀眾對現實的正視和反思。

 

《你和我》敘事結構簡單,以對話悠悠地展開了一段朦朧愛情故事。在人物性格的捕捉與刻劃上,年輕的何綺微編劇表現出了難得的老練與成熟:男主角憨厚含蓄,女主角倔強嬌嗔。在精心鋪排的對話中,感情的深化與轉變,十分自然到位。 但作為話劇來說,卻「戲」感不足,在很多位置的處理,似校園劇或日本青春劇模式,表現「錯過」的遺憾也完全在觀眾的意料之中。

 

《錯過‧愛過》 通過幾條感情線,討論現代女性對感情的抉擇。編劇將女主角莎莎所有的選擇,一一地呈現出來,深刻地反映了自由戀愛的今日,女性面臨的困境:「有的揀,但識揀否?」女性特有的宿命感也表現到位。 不過,最後莎莎因車禍流失胎兒的情節,似乎過於輕率了。這個抉擇,恐怕還是交給女主角自己較好;因為無論決定如何,都是女性勇敢的選擇。如果將筆墨側重於就算「揀錯」,女人也願意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那劇本的意義就不會局限於男女之間,而延伸到女人與自己的關係了。

 

不過,兩位編劇雖然顯得青澀,但從劇作本身的質感來說,還是清醇夠回味,令注重細節的女性觀眾產生共鳴。 筆者對於《面具派對》則持一定保留意見,不知是演員還是劇本本身的問題,《面具派對》似乎是劣質港產電視劇的翻版,一個俗不可耐的男人不惜一切地向上爬,卻有一群俗不可耐的女人對他死心塌地。尤其是「面具」這個意像的運用沒有到位,劇中人有與無面具的反差不大,寓意因此也不怎麼明顯了。

 

《高羅坊大宅嫁人事件》和《小女人做大世界》是這次系列試演中的亮點。《高》劇用一次離奇的逼婚事件,探討了青年人尋找自我價值的歷程,和香港大陸微妙的關係。編劇莊漢波在設計對白的時候,巧妙地融入了一些大陸的官腔和香港的潮語,藉此隱射許多政治問題,令人不禁會心一笑。全劇在構思、內涵和語言的駕馭上都可謂精準老道。

 

《小女人》一劇匠心獨特,荒誕卻有理,同樣是討論女性主題,方式卻與女性編劇截然不同。 男人公仔的運用,將男主角架空,單純討論女性之間的衝突和女性自身的問題,一針見血,富有創意。對這兩個劇作家來說,劇本本身已經完善到位,需要努力的是如何把意思的表述清晰而不誇張地在最終的演出裡表現出來。相對來說,《小女人》的清晰度略遜, 正式表演時,如若加一些更有效的肢體語言和特別效果,會更有感染力。(筆者因故未能欣賞《極樂》,對此深表歉意。)


(原載於2008年11月第34期《城市文藝》)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