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事.說 的絮絮肉體
文︰賴勇衡 | 上載日期︰2012年3月19日 | 文章類別︰眾聲喧嘩

 

節目︰月事.說 »
主辦︰她說
演出單位︰她說 »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
日期︰2 - 4/3/2012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 »

《月事.說Menstruation Twitters》的主題是心性(Sexuality)與身體,以多章第一身敘述的演出,帶出多個自我認識和身分認同的故事。各個敘事者於自身之愛恨,就圍繞著這個「性的身體」。

 

劇名以「月事」為題,把傳統被視為禁忌之月經作為象徵,意味著那些內在於自身,無比真實、普遍,卻又總被有意忽視和迴避的身心愛慾諸事兒。那麼,為何不乾脆更直接叫「月經」呢?反正「經」字語帶雙關,像「馬經」一樣有敘述之意。

 

演出內容並非以月經為核心(雖在部分有所提及)。因為劇本的靈感乃是源於從外間蒐集回來的相關故事,讓創作演員編作成劇,涵蓋同性戀、強暴、瘦身美容、懷孕產子,及至「身體作為城市空間的隱喻」(或城市作為身體之隱喻),調子大都沉重。舞台背景被省去,只有黑色一片;佈置簡單,燈光集中而直接,使觀眾注意力聚於演員的敘述與形體之上。只有第二段的「身體地圖」與結尾一幕是歡快的。也許在現有的社會文化之中,身體與愛慾難免是沉重的,故於日常皆被隱去、壓抑(不論在語言中,還是在視覺上)。只有經過規訓、被商品化的身體才能被主流所接納與展示(這也是第一段故事的內容)。

 

整個演出的時間不算長,但挺叫人看得累。其一是大部分時間皆內容嚴肅、氣氛沉重;其二是,雖然各段故事內容與課題有異,表達形式有變化,但整體而言仍欠起伏與層次。猶幸結尾一段,觀眾已被邀請移步至後台位置,回過頭來望向觀眾席的方向,演出則在正中的舞台進行。紅色的座椅與先前的黑牆對比明顯,加上導演把色彩斑斕的各式衣物鋪墊地上,演員穿插遊走其中,時而穿戴、時而卸下,為整齣劇增添了遊戲性。而這幕演員繞場奔跑的動作也與首幕互相呼應;不過第一幕中,演員跑到上氣不接下氣,烘托出敘述裡身體被分割而規訓之壓迫;最後一幕的亂竄卻充滿了嬉笑,衣服不再是束縛,故此也以裸體奔向遠方作結,標誌著自我與身體的和解。

 

這些以身體為題的劇場演出,在黑盒劇場這種小空間裡是最合適的。否則觀眾在大劇院裡隔那麼遠,難以讓自己的身體與演員的身體有所共鳴。

 

這次演出不只在文本裡強調身體,也故意讓演員的身體凸顯成文本的對照、註腳或干擾。「強暴」一段戲裡,女演員躺在男演員的背上,後者上身前傾,雙腿直撐,支持了二人之重量,直至女演員敘事完畢。當女演員那一段仔細露骨的被輪姦自述緩緩道來時,男演員的雙腿也累積著疲累,成了演出的一部分。然後女演員下來,一邊述說「作為一個女演員演出『強暴』劇目後所受的身心衝擊」的一段戲(姑且當這段自述也是劇本的一部分,而非「演員本人」之分享),一邊讓男演員躺下,並為他按摩小腿。這動作並非文本之一部分,卻並置地展示出來。有趣之處,是當一般舞台演出強調專業性,演員須鍛鍊身體以滿足演出需要時,這裡的非專業演員卻以未經長期培訓的「軟弱」身體,故意與文本「無關」地顯露於觀眾眼前。這種非敘事的元素,大有豐富其他戲劇文本的潛能,劇作者將來可深入探索。

 

最後一個提議是:若以月經為題,若能蒐集與改編與月經有關之不同故事,即使以同樣的絮語式結構演出,仍能集中主題,更深入細緻地鑽下去。當然,劇作者有自己的美學選擇,不過「月經」這課題在文化內涵與視覺上的創作空間皆大有可為,值得整全並集中地探討與再現。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會員。

一臉書塵鼻敏感,半室影畫眼昏昏 

網誌:http://brucelaiyung.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