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活証激勵當下——《一水南天》戲味濃厚感動人心(下)
文︰傅瑰琦 | 上載日期︰2020年7月28日 | 文章類別︰眾聲喧嘩

 

節目︰一水南天 »
主辦︰香港舞蹈團、演戲家族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日期︰4/7/2020 7:45pm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 »

由此劇開場不久,已與陳健豪有大量對戲的邢灝,飾演從北方走難來港的鄭九鼎,整部劇都說上仿外省口音的廣東話,演由土頭土腦的老粗、一直演到發了跡的暹羅華僑,初期還是以一個丑角的身份出現,但直至下半場後期,觀眾才看到他這位年青老戲骨的入肉演出。在《兄弟》一場裡,邢灝擔當起整個場面的演進核心,細微的演技變化,在台詞的留白位置上,做出多種情緒上的改變和劇情節奏上的起伏,也保持著一股角色本來的粗枝大葉個性,但卻沒有丁點浮誇,演唱的水平,更是一流,演技之精湛,令人為之感動!

 

在幾位主要演出者當中,令筆者覺得演繹難度最高的一個角色,應是由陳榮飾演的俞少鴻莫屬。陳榮操的廣東話,當然也是非常不標準,但如果以俞姓為依歸,這位南北行闊少,大概也是來自江南一帶,操外省口音完全可以說得通。陳榮以一個舞者身份,在唸台詞時速度悠然,對於廣東話聲調的抑揚頓挫、感情掌握,卻能做到本地人的口語習慣,的確非常不簡單。而他在歌唱方面,技巧雖然不圓熟,但感情與歌詞意思的表達,卻非常到家。這個闊少角色,為一位業餘的京劇青衣,陳榮在模仿京劇唸唱方面,圓潤流暢的嗓調改變,能輕鬆地做到遊走於真嗓與假聲之間,效果反而有崑腔小生的韻味,高聲區更是悅耳動聽,也是非常難得。而他在模仿旦角身段方面,這位魁梧型男雖未能有專業京劇演員柔中帶剛的基本功,但他柔軟如棉的體態,卻能把戲中戲裡虞姬的陰柔美盡情展現。而劇裡的現實中,陳榮在演繹俞少鴻這位不可一世的世家子弟的氣焰,也的確有一股與別不同的貴公子氣質,行藏與聲線的掌控,融為一體的表現,實在已難以分辨虛實!而他在這個角色退場時,與其他演員一樣,也會先淪為幕後背景一段時間才回後台,陳榮在那些昏暗的背景裡,依然在演他的貴公子俞少鴻,身段依然在演繹俞少鴻的性格,令「俞少鴻」一直「存在」,才再慢慢淡出台前。這個角色的困難之處,就是前後對比太大,陳榮在演繹俞少爺落泊後瘋瘋癲癲、內心愧疚,絕不浮誇的演技,令人拍案叫絕。而他演繹俞收斂起氣焰,不理炎涼、至自盡前回歸人性一段,更是爐火純青。陳榮對於演技的悟性與天份,實不亞於資深的專業演員。

 

其他戲份較重的演出者,包括演俞少鴻近身僕人東堯的唐志文、演方府管家許來的何超亞、演方小姐ㄚ圜戴銀的藍彥怡。幾位舞團成員的外型,在舞台上表現角色上,都令人演前一亮。藍彥怡的聲線念白,在表現角色的性格更是出色。而飾演海盜石公的何皓斐,身手敏捷,舞蹈帶有強烈的氣勢。方偉強飾演的方老爺,單以外型與氣派,已能演繹角色的份量。

 

劇中有大量的群舞,無論在碼頭、街頭、妓院、公證行的場口都會出現,場面的編排動感十足。舞蹈員亦會擔當合唱部份,與其他音樂劇演員一起演唱,所以並不能要求和唱的部份完美無瑕。在感人的三角戀三重唱《月光光》裡,潘翎娟與李涵演出的雙人舞,表達三位主角的心結,更演繹出心底的寄語,飄蕩往對方面前,兩位舞蹈員的演出很動人。劉穎途所寫的旋律非常多樣化,有漂亮優美的、也有奇特的。譬如謝茵所演的徐老海所唱的主題歌曲,不知劉穎途大概是否想表達蜑家人的傳統音樂,而那些旋律,實已與我們現代人距離甚遠,不過在奇特旱有的情況下,旋律卻與較令人易接受的舊歌《Quando Quando Quando》有點相似。

 

由朱栢謙與楊雲濤聯合執導的《一水南天》,下半場其中一幕令人非常唏噓。導演及編劇運用了幾個拍全家福照片時候的場面,表達了人來人去的哀傷。這個情節淡淡然,卻帶來重量級的情緒衝擊與憂戚。這是筆者最喜歡的一幕。

 

這部音樂劇,訴說了上幾代人的苦痛,也訴說了他們的人情味。真實的點滴,犯不著要血淋淋地灑在觀眾眼前,輕描淡寫,讓觀眾從說話的字裡行間中,體驗早輩的生活遭遇。故事中的戰前二十年直至香港淪陷,能真正好好地過活的能有幾人?有飯吃並非必然,展現人性的光輝也不是要來個玉石俱焚,退一步就海闊天空。感謝這個故事為一些已逝者重寫日記,讓不是歷史人物的他們向現代人話當年。

 

後記

 

場刊中並沒有解釋何謂《一水南天》,創作團隊有沒有在其他地方講解過,不得而知。主觀的理解,是陳一水闖出的一片藍天,與南天沒甚關係。一個潮州小子,來到香港,也依然是困在廣東省裡,並無南北之分。一共十場的演出,一場不缺。當初關閉場地,能否上演還是未知之數;整部劇完美地落幕,曲終人散後不久,疫情再次來勢洶洶地升級,又再次關閉場地。冥冥中,上一代,趕著為這一代,留下點點印記,不容得再遲。人生一期一會,心能作天堂或地獄。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凡事三思,以仁先行,免得害己害人。劇中的角色、及你我從未見過面的祖先輩,都經歷過,才會有今天的你我他。

 

珍惜擁有。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