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觀城市當代舞蹈團《生日快樂?》
文︰梁妍 | 上載日期︰2015年6月15日 | 文章類別︰月旦舞台

 

攝影:張志偉
節目︰生日快樂? »
演出單位︰城市當代舞蹈團 »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日期︰25/4/2015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舞蹈 »

如果不仔細留意宣傳材料,很容易就會錯過標題裡面所帶有的問號。而這個不起眼的問號,也將編舞的創作意圖呼之欲出。生日一定快樂嗎?很可能不。

 

在生日快樂之後加上疑問,體現著編舞希望打破刻板印象、推翻二元對立的一個嘗試。在分章節的標題中也可以看到端倪:「普通的慶祝」、「幸福的孤獨」、「瞬間的永恆」、「結束的開始」。這些題目都是矛盾的表達,相反的概念被吊詭地並置在一起。在服裝上,既有五彩斑斕的禮服裝扮,又有黑白二色的簡單舞衣。配樂上既有歡快輕佻流行歌,又有深沉悠遠古典樂。中段綁著小禮物的氣球從天而降,輕盈與沉重同為一體,而氣球和禮物本來是歡快愉悅的,但在這裡用了全黑的色調,本來愉悅象徵之下反襯了一層憂愁的氣氛。

 

然而,對比起以上舞台表現手法上的多元層次,具體舞蹈編排和呈現方面則顯得遜色,執行效果似乎不太理想。舞者很多時候感覺只是在舞台上「走來走去」,尤其在過渡轉折的部分,而不是用借住身體去表達特定的舞台語言。舞者在情緒的帶動上也相對不足,幾乎只有笑和面無表情兩種表情。在能量方面傳達得相對有限,有青春過剩的怒吼,卻較缺乏可以直指人心的穩穩流出的能量。在「瞬間的永恆」章節,幾乎一直站在在舞台上不動或僅僅緩慢移動的女舞者,似乎應該是象徵著某種不變和永恆,呈現出來只是淺淺地浮在表面,略顯生硬而意味不明。

 

儘管如此,筆者欣賞第二章節後段的一個處理,色彩是明顯的黑白二色,白色西裝男子是生日的主角,然後被一群全身黑衣的伴舞包圍。黑衣伴舞具象化地成為了白衣主角的思想的延展。白衣主角站在舞台左邊,黑衣伴舞一字排開延伸到舞台右邊,白衣主角每做一個動作,黑衣伴舞便次第地做出類似但稍有變異的動作,如同白衣主角所產生念頭的流變的定格,畫面感很強。但除了少數亮點之外,動作大多局限於上半身,以伸展、旋轉、彎曲為主,略乏新意,更難談及觸動。而舞台焦點也不明顯,白衣舞者黃振邦應是理所當然的主角,但很多時候紅衣西裝舞者黃狄文也佔據核心的主線位置,不禁讓人混亂。

 

編舞龐智筠在一段彩排視頻中談及她最初在兩個題材之中掙紮,一個是較普遍的、大眾的生日題材,另一個是較為私人的,關於女人四十的題材,因為今年正好是她四十歲生日。最後她在兩個之間選擇了前者——這個更為籠統的題材。其實這題材本身很容易引起共鳴的,「生日快樂」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我想也因這個標題的緣故,首場爆滿,而筆者所觀看的次日下午場也基本滿座),同時這亦是一個獨特的經驗,可以牽引起不同的回應。但觀畢,筆者感覺,除了可見的蛋糕,和說出口的「Happy Birthday」,整個作品的很大部分在生日經驗的表面和形式上遊走,如同一個不太熟的朋友忽然發來生日祝福,即使高興,卻有種事不關己。


(原載於2015年6月《三角志》)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愛書,愛智慧和藝術,更愛生命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