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樂盛宴
文︰洪思行 | 上載日期︰2014年1月27日 | 文章類別︰藝術節即時評論

 

主辦︰飛躍演奏香港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日期︰23/1/2014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音樂 »

數近期最矚目的古典音樂節目,必定是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這個由飛躍演奏香港(Premiere Performances)主辦的節目已經是第五屆,由台裔美籍小提琴家林昭亮擔任藝術總監(首兩屆是李垂誼),音樂節為期9日,共有7個音樂會,參演的演奏家或單位多達17位,又有工作坊和講座,是一個相當具規模的音樂節。

 

若想欣賞所有演奏者的演出,固然可聽全部的音樂會,但若然沒有時間或金錢,可選擇一個較折衷的辦法,就是聽最後的閉幕獻禮,因為大部份演奏者都會在這場音樂會演奏,為室內樂音樂節帶來完滿尾聲。可惜,在音樂會前林昭亮在台上說兩位霍夫曼因事要在星期一離開香港,幸好他們找到Aloysia Friedmann及Joshua Gindele頂上(前者本是來港度假,還帶了自己的中提琴),才令這次在星期四舉行的音樂會可以如期進行。

 

該晚有三套表演曲目,分別是韋華第的《B小調四小提琴協奏曲,作品3之10》、布拉姆斯的《降B大調第一弦樂六重奏》及拉赫曼尼諾夫的《交響舞曲》雙鋼琴版。雖然曲目安排上沒有明確主題,不像其他音樂會般集中某國家的音樂(如德國音樂之旅、俄羅斯巨匠等),但這些樂曲的創作年份超過200年,橫跨巴洛克時期至近代,作曲家的國籍亦不相同,讓觀眾能在一個晚上欣賞到風格截然不同的音樂。

 

韋華第以創作協奏曲聞名,數量驚人地多達500多首,對這個樂種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亦成為後來者鑽研學習的「範本」。韋華第的作品3《和聲的靈感》是一本有12首協奏曲的作品集,於1711年出版。由於當時樂譜出版仍未流行,所以這作品集的面世對音樂界帶來不小的衝擊,亦在倫敦和巴黎相繼得以再版,韋華第也因此提升自己在歐洲的名聲。

 

負責拉奏小提琴的順序為諏訪內晶子、列賓、林昭亮和赫德里希。這次演出當然沒有小型樂隊伴奏,取而代之是兩支中提琴、一支大提琴、一支低音大提琴和古鍵琴。這首作品主要由重覆音、分解和弦和音階構成,沒有明顯的旋律,有點像無窮動樂曲,演奏時要非常注重重音(accented note),來維持節奏和音樂的動力,亦有助表演者整齊地合奏。當晚各位演奏者在這環節上處理得很好,輕重有序。此外,他們做的梯級力度(terraced dynamic) 非常有效果。各小提琴手在獨奏時展示出自己的音色:諏訪是高亢尖銳;列賓是響亮廣闊;林昭亮是暖和平實;赫德里希是較陰柔。當中林昭亮最有ensembleship sense,經常面向其他演奏者,跟他們互動。

 

不過列賓的表演較失色,兩鬢已斑白的他竟曾大意地左手勾到琴弦,發出聲響。在一些齊奏樂段他的弓法與其他三人相反,可能他兩天前才完成一場以他為中心的音樂會,還未完全恢復過來。此外,在運弓上當其他人在用弓中部分拉奏時,他常用到弓尖部分(通常柔聲演奏時會用弓尖拉奏,但列賓的聲量不比其他人弱)。

 

弦樂六重奏是不常見的樂種,布拉姆斯共寫過兩套六重奏,該晚奏的是第一套,配器是在弦樂四重奏的基礎上加入中提琴和大提琴,令高、中和低音取得平衡。筆者認為這首樂曲是整場音樂會演奏得最好的一首,將布拉姆斯的情感,特別是對「師母」克拉克那種相愛卻不敢愛的複雜感情表達出來。第一樂章開始時六人拉得非常暖和溫馨,到後段變為痛苦扭結,反映出布拉姆斯愛情路上由甜轉苦的歷程。筆者在此音樂會前找來一個1989年的錄音來聽,當中包括了Isaac Stern、馬友友和同是擔任第二小提琴的林昭亮。該晚的演繹不及錄音的戲劇化,卻著重抒情性。第三樂章是變化多端的短樂章,眾人的演繹非常精采。最後樂章中間部分拉出激烈掙扎的味道,結尾的撥奏則是佻皮輕快。整套樂曲演奏完後,觀眾都不禁唱采起來。

 

筆者對負責第一小提琴的赫德里希印象甚佳,特別是他那種不卑不亢的表演風格,而不作浮誇的大動作,沒有show off的意思,只是默默地奏好音樂,是非常良好的音樂態度(可能跟他曾受嚴重燒傷,幾近不可再拉琴有關)。王健的演出也使人印象深刻,他就像一個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雖然獨奏樂段不長,但每次準能表現到其深厚扎實的功力。他與另一位大提琴手Joshua Gindele在第二樂章的一段急促,連續地上下行的音階奏得精采非常。

 

中場過後是拉赫曼尼諾夫的《交響舞曲》,它是作曲家最後的作品,也是他唯一在美國內完成的作品。交響舞曲先為雙鋼琴版本,後來改編成管弦樂版本。雖然拉氏擅長寫優美旋律,但交響舞曲的風格反而類似普羅歌菲夫的音樂,敲擊性異常強烈。

 

彈奏此曲的是柏加和梁喜媛。兩部鋼琴不是成一直線地對著放置,而是些微呈V字地放,方便二人可不受琴譜遮擋,互相對望交流,亦使觀眾能清楚地看到他們的彈琴手勢。梁喜媛的手腕較常曲起,柏加雙手較平,手指向內勾的程度較多。只用右手彈琴時,柏加會如指揮般搖動左手。琴技方面,柏加明顯較年青的梁喜媛成熟,不論是琴觸或層次都較豐富。到了音樂後段激烈的部分,柏加也會激動地踏腳,臉色都轉紅。

 

有趣的是,坐在柏加幫他翻譜的,竟然是林昭亮!表演結束後柏加興奮地表示他有一位星級翻譜員,並將會彈一首巴西風格的樂曲,更預告當中有special percussion surprise。那首加奏果真帶有森巴嘉年華的感覺,然後本應翻譜的林昭亮竟拿起兩個小沙鎚玩弄起來,果真是一個驚喜,為音樂會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束。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洪思行為樂評人,香港藝術發展獎2017藝術新秀獎(藝術評論)得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音樂),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編有《香港古典音樂年鑑》(2014及2015)。香港無伴奏音樂組合 CM Singers 和 Zense  A Cappella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