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的神秘迴旋
文︰聞一浩 | 上載日期︰2007年11月25日 | 文章類別︰藝術節即時評論

 

節目︰神聖迴旋祭禮 »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地中海藝術節)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香港大會堂劇院
日期︰14 - 15/11/2007
城市︰香港 »
藝術節︰地中海藝術節2007 »
藝術類別︰戲劇 »

對《神聖迴旋祭禮》演出發源地土耳其伊斯坦堡(今譯作伊斯坦布爾,本文依藝術節辦事處沿用舊名)之藝術文化認識不多,但神祕的伊斯蘭文化,對於生長於東方的我們,自有一定的吸引力。宣傳介紹這個演出,由伊斯蘭教蘇非主義者魯米所創的以迴旋方式敬拜神明而來,目的是洗滌凡人的心靈,保持澄明。

 

一心去看僧侶如何旋轉自身以感應天人,卻原來一百分鐘的演出由樂舞兩部份組成。上半場是音樂會,是經文的誦讀與吟唱,由土耳其樂器尼伊笛帶起的音樂與誦唱,吟唱間縱然讓人感到寧靜祥和。但現代的演出場地不同廟宇或寺院,沒有那彩繪磚瓦,自然地少了那應有的莊嚴肅穆的氣氛。

 

下半場是迴旋祭禮:上半場橫坐台中的樂師移到台右後方,歌手則在右前方,舞台成為了祭場。一開始,六位穿著黑袍的迴旋僧侶在僧侶長帶領下,緩緩進入祭場,貼在台後而立,跟著主禮僧侶入場,站在台的左方,面向樂手及吟唱者。吟唱者開始頌唱由魯米撰寫、讚揚先知的詩歌,迴旋僧侶先而站立,繼而跪下,其後跟在主持之後,慢慢繞著祭場轉圈三次,返回原本站立的位置後,褪下黑袍。這時,樂手開始奏樂;僧侶長,以至迴旋僧侶逐一走向主持,躹躬以求開始迴旋祭禮。

 

至此,迴旋僧侶開始慢慢順時鐘旋自轉,本來交叉胸前的雙手先慢慢垂下,再緩緩提升右手掌心向上,左手則掌心朝下,代表僧侶作為人神的中介,將上天的力量由右手掌心,穿過人體,過到左手掌心,進入塵世。迴旋僧侶閉目,把頭微側向右,自身轉動的同時,亦以逆時針方向繞圈。如是者四次,跟著主持也打著轉走到圈內,直至圓圈的中央,此時祭禮終結。主持與各迴旋僧侶回到之前的特定位置,僧侶披回黑袍。然後一起頌讀一段可蘭經文及禱文。最後,主持緩步離開舞台,僧侶樂手及歌手一一跟從。

 

作為演出座上的觀眾,一直不知如何調校自己的觀賞角度──究竟該以觀看一場宗教儀式的態度,還是欣賞一場表演的心情來投入這次演出?可以想像:當這樣的儀式在寺院內進行時,進行迴旋祭禮的僧侶,又或在旁觀看的信眾,懷著同一信念,精神上自有交流;但在表演場地,觀眾不是信眾,對演出自然有其不同的要求。

 

迴旋祭禮作為整個演出的招牌,當晚所見是叫人失望的:首先是場地問題,大會堂的舞台似乎太小,當僧侶迴旋時,都擠在一起,沒有什麼空間,袍襬也不能揚起來,與宣傳刊物所見的神聖壯觀場面頗有距離;其次是演出團體的水平,演出祭禮時僧侶給人的感覺鬆散,個別甚至連手勢也擺放得十分隨意,又有演唱者咳嗽,叫人對整個演出觀感打上折扣。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資深文化藝術編輯及評論人,以筆名聞一浩撰寫舞蹈評論及相關文章。早年任職多份報刊雜誌和香港藝術節,一直從事文化藝術活動報道及評論工作,亦曾與多個藝術機構合作。現時於不同報刊雜誌發表舞蹈及劇場的觀察及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