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來首次不在星光下.「港樂.星夜.交響曲」2020
文︰傅瑰琦 | 上載日期︰2021年1月11日

 

太古「港樂.星夜.交響曲」2020
主辦︰香港管弦樂團
演出單位︰香港管弦樂團 »
日期︰12/12/2020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音樂 »

香港管弦樂團每年深秋的傳統happy hour大型音樂會「港樂.星夜.交響曲」,今年終於不能再在戶外接待觀眾,因應疫情,幸而還有錄影作網上和有線電視廣播,也剛剛逃過了音樂廳關閉前的一線,把預備了的曲目都預錄好,再配合後期製作,之後在全球作公開播放。由當年的「萬眾樂聚管弦夜」開始,由跑馬地到中環,這二十多年來,樂團這個大型派對,作了首次的形式改變。

 

指揮廖國敏,這幾個月不斷來回香港及接受隔離,為「港樂」的音樂會調動而擔任指揮,剛於這場音樂會播放前,也成為了樂團新任的駐團指揮。這次音樂會除了有四位樂團的星級首席擔任獨奏外,也有兩位司儀,分別為作曲家及鋼琴家陳雋騫、及平日在劇集中的角色無論是忠是奸,氣質都一樣雍容華貴的演員李璧琦。

 

在後期製作方面,音樂會的場景畫面也會出現後加的圖案效果,也加插了有演員戲份的內容,也有觀眾寄上的照片。總之,在欣賞音樂之餘,視覺上也令人看得相當愉快。而在錄音方面,平衡及音色上,亦令人滿意。

 

樂團第一首演出的作品,回到原本的演出場地中環海濱取景,作演奏錄影。柯普蘭的《平民的號角聲》,由銅管組及敲擊組成員在露天、而且各人站得較遠的情況下演奏,廖國敏的指揮提示便顯得較為重要。雖然不肯定音樂是否在音樂廳預錄,然後再在海濱廣場錄影,但作為整場演出的頭炮,幾位銅管樂成員悠揚而輝煌的演奏,加上音響錄播的效果,音色相當明亮通透。而敲擊組成員在旋律底層的配合,令整體的音響效果重播極為優秀。無論是演繹上的莊嚴、或是兩組樂器的所融合出來的豐厚色彩和餘韻,均令觀眾有置身戶外聆聽的感覺,廣闊的錄音場為演奏增添了更佳的韻味。

 

正式的一首序曲,莫札特的《費加洛的婚禮》序曲,卻安排作為第二首樂曲演出。廖國敏採用非常舒緩的一個速度,令每個聲部的旋律及音符細節都清晰可聞。整個樂團都遵守社交距離,所以整個人數不多的編制,卻完全填滿了舞台的圓周。弦樂組,特別是擔任重要旋律線條的第一小提琴組,即使使用較為果斷硬朗的弓法,但在廖國敏採取的速度及距離下,一點也不會有與風格不相符的感覺。木管組的優雅演繹,亦為非常出色的典雅表現。整體來說,指揮與團員的演繹,在一個膨脹了的音場條件下,依然有非常瑰麗的古典風格表現。

 

順著莫札特樂曲的優秀演出,樂團中第一位出場的「港樂之星」—— 圓號首席江藺,亦演繹莫札特《第三圓號協奏曲》中的最後一個樂章〈迴旋曲〉。江藺在演繹這首作品時,對於輕微的抑揚頓挫變化,控制上可為謂出神入化,使令樂曲中的輕鬆靈巧樂句,美妙地從他的手上歌唱出來。他對於力度的變化對比,有著極高的音樂感,所以在演繹上,有著濃厚的莫札特的其他作品的典型風格。他輕而易舉的演奏,就像在其他較輕巧的樂器上演奏一樣,而且亦充滿了趣味。中段較溫文的內容,他演繹得相當漂亮,令整個樂章的變化,在他一氣呵成的思維中,流暢演繹出來。技巧方面,除了提及過的出色音量及音色控制外,他在靈活而有變化的快速吐音或連音、及急速改變的音域控制,都完美無瑕。廖國敏非常在意弦樂組在樂句句末的短音演繹,以配合及模仿江藺輕鬆優美的演奏。樂團及獨奏在整首作品中,表現都令人驚喜,而且亦有典型的歐洲樂團的演奏風格。

 

長笛首席史德琳及單簧管首席史安祖,在比才的《卡門》第一組曲中的〈間奏曲〉裡擔任最重要的主旋律獨奏。兩人在演繹上的處理都非常接近,合奏亦佳。優美而連綿的長句,在呼吸及力度控制上,塑造出極之動人的演繹。指揮在處理小小的速度改變上,樂團的整體配合很好,令到旋律的歌唱性很豐富;而小提琴組在音量及速度改變,及揉音的整體表現上,充滿感情。樂曲中另外較重要的豎琴演奏、弦樂撥弦的伴奏方面,在錄音中卻不大明顯;定音鼓塑造樂曲的高潮部分,亦未能清楚地在錄音中展現,確實非常可惜。整體來說,輕描淡寫的優雅法國音樂色彩,在這個演繹上,效果相當出色。

 

樂團小提琴首席王敬,選奏韋華第最為人所熟悉的《四季》小提琴協奏曲中的〈夏季〉。在這幾十年來,最被流行樂壇聽眾認識的最熱門一段,當然是當中的第三樂章。王敬在這首帶著烽火飛花一般熾熱的作品中,技巧當然難不倒他,而他所採取的速度亦甚為偏快,音樂的表現就更刺激,對比也大。不幸是他左手換把位的聲音,卻多番被收進錄音裡。不過,他在演繹慵懶的慢片段、及第二樂章時,溫厚而漂亮的色彩及樂句表現,卻非常具有說服力。對於這首獨特的標題音樂,即使有較為現代的演繹,也沒甚問題。王敬帶領著樂團、甚至是指揮廖國敏演出,廖國敏亦擔當了古鍵琴演奏的部分,加上大提琴首席鮑力卓的穩實配合,效果不錯。王敬偏向於較為傳統的演繹風格,拉弓較懸浮、及儘量減少揉音,所以在味道上還是相當典雅。樂團演繹荒涼的感覺相當出色,而在狂風掃落葉的電光火石樂段,激烈的感覺亦帶震撼。廖國敏對於要求樂團營造音量層次及氣氛方面,亦甚成功。

 

馬斯卡尼《鄉村騎士》中優美的〈間奏曲〉,過往曾多次被本地不同的樂團在普及音樂會中演奏,今次也在廖國敏的選曲之列。想說的是,指揮在處理歌唱性濃厚的樂句上,花了很多心思,令擔當主旋律的弦樂聲部,在充滿變化的呼吸上,奏出非常抒情而動人的時刻,在沉思與激昂之間的演進及對比,確實無懈可擊。豎琴與雙簧管的淡然點綴,反更能凸顯弦樂的感情,尤其是小提琴組的演奏,更是感人。這個演出,基本上與頂級樂團的水平,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能真正地打動聽眾的心靈深處。

單簧管首席史安祖的演奏,近年越來越反璞歸真,更加注重內在的感情細節,多於外在框架線條的大上大落變化。今次在充滿嘉年華會風味的米堯《丑角》中的〈巴西女郎〉亦一樣。對於活潑靈巧的旋律,史安祖的演繹依然非常出色,圓熟快速的技巧亦從不會令人失望。而他稍傾向低調的風格,反令音色在錄播效果下,更為豐厚漂亮,而且更像雙簧管音色的悠揚色彩。在背後緊隨他的獨奏作襯托的聯合小號首席莫思卓、長笛首席史德琳,及敲擊樂首席白亞斯,他們在旋律風格的模仿,及在節奏襯托方面,與史安祖都非常合拍,玩出一種帶有室樂小組的韻味。

 

之前在比才及馬斯卡尼的作品中有非常好的演出後,在德布西的《月光》裡,就更令人期待樂團的演奏。這首改編成管弦樂團版本的樂曲,在風格上依然會令人聯想到作曲家其他的管弦樂曲,在色彩與層次上,更講究朦朧感、與滾滾而來的厚渾但鬆散的音色。樂團在弦樂與管樂融和度方面,有很好的表現,但在重播出來的效果,音色卻較為剛硬。其中也有很多不同聲部的首席,在音樂中冒出來的獨奏片段。基本上,所有首席的演奏都非常有詩意,但長笛首席史德琳、及小提琴首席王敬的演奏,其不經意而較灑脫的風格,似乎更加符合音樂的典型特色,亦成為樂曲中偶然出現的亮點。

 

當晚幾位「港樂」明星當中,最出人意表的一位,卻非大提琴首席鮑力卓莫屬。在過往的演出中,很多時候會覺得鮑力卓的演奏過於激動,這大概也因為他的體格條件,有時稍有不慎,就會令拉弓或揉音的力量幅度過大所致。但這次在譚盾《臥虎藏龍》大提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裡,他的條件卻成為難得的優點。樂曲中稍微帶有的東方味、甚至是模仿古琴韻律在弦上大幅度滑奏、加上仿效中國戲曲旋律的滑音,都是相當難以駕馭的技巧,亦與音樂修養有莫大的關係。鮑力卓不但隨心所欲地掌握到當中的奧妙,在旋律的歌唱性及力量控制方面,竟然也有一股傲氣的風骨;演繹抑揚頓挫起伏,更仿如做出戲曲中唸白的韻味。更上一個梯次的話,他也在音階中稍有偏離,整體的音樂進行,感覺卻更加接近中國音樂的五聲音階,令整個演繹,帶著無可比擬的極高水平。施家蓮在最近一次演出中,施展出她對於模仿中國笛子演奏的高度理解。這次她吹奏短笛及低音長笛,礙於樂曲的限制,她並沒有太大的發揮機會。不過,對於敲擊樂組及定音鼓來說,完結前的仿戲曲司鼓片段,先由敲擊樂首席白亞斯演奏,再有仿中國大鼓味道的合奏,卻給予他們充份表現的機會,而且效果亦真的非常觸目。

 

節目單的最後一首樂曲,伯恩斯坦《錦城春色》中的〈三段舞曲〉,相對來說算是較為冷門的曲目。爵士味道濃厚、很有上世紀初荷里活電影配樂及百老匯舞台風味的一首作品,當中不同聲部有很多擔任主旋律的機會。三首舞曲的風格都不同,樂團在廖國敏帶領下,總括來說可謂非常精彩,節奏感強烈,旋律的演繹機靈,充滿動感,慢樂段亦能奏出頗為性感的特色。兩個管樂組及敲擊組的帶動可謂功不可沒。指揮與團員在這首樂曲中的表現,水平之高也是超出預期。

 

廖國敏對於樂曲的分析和處理,確實能夠因應不同風格,而作出充滿典型韻味的演繹,而他的思維,相信亦已能夠很成功地傳達到團員身上。他對於旋律歌唱性的處理,每每充滿人性的呼吸,在風格上,亦與黃金年代歐洲樂團對於弦樂音色的要求非常相似。在短短的樂曲中,已能看到他對於一首作品的精細佈局,及對作曲家的典型風格的充份理解,音樂修養方面的確是相當一流。

 

整個節目演出,選曲絕大部分都是優美作品、或充滿動感的音樂,再配上特別的影片,和每年必備的煙火舊片段,看完實在令人心情愉快。期待全球疫情結束,明年又再一起聚在星光下,眾樂樂。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