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動香港,屬於香港的聲音
文︰賴亭樺 | 上載日期︰2019年11月19日 | 文章類別︰眾聲喧嘩

 

節目︰聲動香港 »
主辦︰香港管弦樂團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日期︰1/11/2019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音樂 »

音樂會籌辦的方向不外乎兩種可能,一以曲目為取向;二以演奏家為導向,因而吸引的觀眾自然會不同,觀眾會依照個人喜好來挑選場次,或是以名演奏家的角度來選擇,成為所謂的「追星」型態。本場音樂會「聲動香港」若以曲目來劃分,很難看得出該是以浪漫樂派為主題,或是以現代音樂為主,再者,以演奏家來看,上半場的亮點為雙鋼琴協奏曲,而下半場為女高音獨唱及合唱團,此兩種類別的演出通常不會同場出現,會使音樂會負荷太重,要以追星角度來看,確實會有部份觀眾特地為鋼琴家、獨唱家或合唱團買票入場,但以我們熟悉的「追星」型態,演出曲目的比重會佔整場音樂會的一半,顯然主辦單位並不是以此為出發。若既不是以曲目為主體,又不主打名牌演奏家,此場音樂會又是協奏曲、又是獨唱、合唱,更加上現代作品發表,不就導致不倫不類的形式,那究竟此場演出的主題是甚麼?其實音樂會名稱已經很清楚的表達,「聲」動「香港」,可以解釋成來自香港的「聲音」,即為著重於「香港」的音樂家,故委約四位香港作曲家、安排鋼琴演奏家、獨唱家、香港合唱團及香港兒童合唱團演出。

 

上半場以蕭斯達高維契的管弦樂曲《節日序曲》作為開場,呈現出絢麗奪目、氣宇磅礡的生命力,緊接突然轉向以表現人聲內斂而沉穩的布拉姆斯《命運之歌》,最後以20世紀初的普朗克雙鋼琴協奏曲結束上半場。其中,普朗克的雙鋼琴協奏曲相當具有挑戰性,作品需呈現旋律的柔和及樂曲結構的趣味性,雖使用奏鳴曲式及迴旋曲式,但因調性上的不穩定以及節奏與和弦的多變,使鋼琴與樂團間的互動更為重要且緊密,其時而利用旋律的線條串連呈現雙鋼琴間的對話,時而又利用琴鍵的敲擊特性,與樂團的敲擊樂相呼應,或是利用同樣簡短的節奏音型,與管樂形成對話。聘婷二重奏默契相當,流暢自如,可惜與樂團的契合不如倆姐妹來的自然,與樂團的互動有如禮尚往來的賓客,像剛認識的朋友,不太自然的聊天但彼此的回應卻又不失禮貌,故在音樂表現上稍顯生硬。

 

下半場首先以委約四位香港作曲家作為開場,分別是梁頌然的《驟雨》、葉浩堃的《羅曼史》、張珮珊的《囍》及鄧慧中的《燃》,每首皆為兩分鐘的作品。對創作者來說,在兩分鐘內呈現「完整的作品」相當不容易,所謂完整的作品可以解釋為清楚地陳述一個故事或事件,有人物、經過、結論,在音樂上可視為主題、發展、結語,若在兩分鐘內呈現,只能非常簡潔的提及事件的經過,因此,四首作品聽起來像是故事講到一個段落後突然離場,給人錯愕的感覺,實在可惜。緊接在後的節目,是由香港女高音鄺勵齡演唱兩首義大利作品,一首為詠嘆調《我是謙卑的侍女》,另一首則為與合唱團合演的愛情歌曲《請別忘記我》,前者為歌劇中讓獨唱家展現炫技的作品,有如協奏曲中的Cadenza;後者主要表現於聲音表情上的掌控,鄺氏不論在炫技的作品或是情感的表現,都表現得相當出色,嗓音純熟且渾厚。

 

最後,由香港兒童合唱團帶來兩首作品《失落國度的回響》和《世上所有的兒童》,其表現如往常一樣精彩,就算加上肢體的展現,仍然整齊劃一,聲音處理細緻而優美,完全展現出兒童最純淨的聲響,無可挑剔。值得一提的是,安可作品在合唱團唱出的第一個音,所有觀眾鼓掌歡呼,指揮家廖國敏又再一次邀請所有參與的音樂家一同上台,接受觀眾的掌聲,與觀眾齊唱「獅子山下」。而那一刻、那一瞬間,似乎告訴在場的所有人,這樣的聲音不止是專屬演奏家的,而是屬於所有香港的,必須引以為傲,聽見香港、聲動香港,此刻,筆者終於明白主辦單位的目的及用心,音樂的演奏不僅可以撫慰人心,亦可以激勵人心。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居港台灣人,曾為作曲家,喜歡坐在咖啡廳窗邊,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發想每個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