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劇場觀看政治現實的意義是什麼?
文︰Pepe | 上載日期︰2019年10月5日 | 文章類別︰眾聲喧嘩

 

演出單位︰天邊外劇場 »
地點︰牛棚藝術村N2及12號單位
日期︰2019年9月18日;晚上8時
城市︰香港 »
藝術類別︰戲劇 »

天邊外以半人半魚「盧亭」以主題,創作了《漁港夢百年》一系列作品。盧亭從無知中覺醒,建立自己的價值觀,因而掙扎於人和魚之間的身分認同。上一章節最後,盧亭為族人革命失敗,自斷身上作為人的部分,回歸大嶼山海洋。

 

盧亭選擇捨棄人的覺知,但世界並不因此停止改變。《盧亭百年夢終章》裡盧亭醒來過後,因家園已被污染,迫不得已回到城市。劇場裡兩個平行時空同時發生,一邊走向極權獨裁,另一邊步向民主共和。而觀眾在演出前已被隨機決定到底會被帶向哪一個時空。筆者觀看的是獨裁的世界,因此亦只能以那一邊的經歷作評論。

 

觀眾在入場時被安排分組並加入近期因社運被廣泛應用的telegram群組,演出初段演員亦有善用牛棚藝術村的不同空間營造氣氛,帶領觀眾走入盧亭的世界。然而在進入平行世界後觀眾和表演者回到單向的觀看和被觀看的關係,劇場裡搭高了的舞台拉遠了和觀眾席的距離,表演者亦不會刻意和水平線以下的觀眾交流。觀眾只能被動地觀察,telegram也幾乎沒有響起過任何訊息。

 

創作人以數個片段:政治犯、教育、白色恐怖等建構想像中的獨裁世界。政治犯在獄中卻堅持要抱有希望,最終「被消失」,之後盧亭看到越多恐懼、打壓。當中的人物角色語境十分鮮明地回應,甚至像把香港的政治現實活生生搬上舞台。觀眾認知上可聯想到現實的嚴峻局面。而當這個想像加上另一時空傳來粉飾太平的歡呼歌唱,這也是一個令人絕望的對比。然而整體章節較零碎,難以連貫,很多對白也沒有清楚交代前因後果。盧亭從夢中醒來,看到人類在極權底下失去人性,為什麼他要這樣痛苦?很多關於作品本身的問題未能疏理,感性上實在難以投入。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Pe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