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淚的真誠——日本松山芭蕾舞團《新白毛女》觀後感
文︰查太元 | 上載日期︰2017年5月29日 | 文章類別︰四海聲評

 

節目︰新白毛女 »
演出單位︰松山芭蕾舞團 »
地點︰上海大劇院
日期︰23/5/2017
城市︰上海 »
藝術類別︰舞蹈 »

《白毛女》最初以歌劇面貌,作為中共意識形態下、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政策指導的經典文藝成果,後又改以舞劇姿態,位居「文革」首批樣板戲之列。但鮮少人知的是,首度將《白毛女》改編成舞劇並非中國人創意,而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團於1955年,將電影版歌劇《白毛女》移植成芭蕾舞劇後(稱《新白毛女》),方受中方重視,並獲邀訪華演出,更促成上海市舞蹈學校編創出中國版舞劇《白毛女》。而松山芭蕾舞團自1958年首度訪華以來,今次已是第十五次蒞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及上海大劇院,各演一場該團名作《新白毛女》,作為「中日邦交正常化」四十五週年系列活動之一。

 

演出既高調又低調:高調的是作為重點政治外交項目,在當前中日關係撲朔迷離的狀態下,思想這麼親中(或言親共)的日本藝團即將搬演紅色故事,官方傳媒必然大書特書。但低調的是,京滬二地的演出市場,本檔節目訊息宣佈較晚、開票甚遲,離演出前不到一個月才正式出票,在上海大劇院外,也未見醒目宣傳。即便如此,上海場上座率頗佳,中老年人居多(故秩序不好),還有許多家長攜學舞幼童前來,甚至一般不對外開放的三樓中央包箱(相傳是政府要員專位)也有數名觀眾。

 

演出前,松山芭蕾舞團以簡單的儀式暖場,先將紗幕拉開露出白毛女們短暫緩慢群舞畫面,然後闔幕,再由兩位演員出場,分以中、日語介紹演出緣由,只見口操日語的女演員愈講愈激動,甚至流淚,這就足以震撼人心了——平常中國上那些「主旋律」都是敷衍著演的,突然來了外國人搬演,還為著能來演出、傳達理念而激動掉淚,這是多麼真摯誠懇的態度才有的表現呀!

 

這場演出最引人關注的,即是主演喜兒(白毛女)的,正是高齡六十九歲的團長森下洋子!化了妝的森亞洋子不顯老(僅有手部的皺褶難免有破綻),而且身手靈活、表演生動,在第一場的「盼爹爹」、「紮紅頭繩」等段落,彷彿就是十來歲的小姑娘,一舉一動皆有濃濃的少女心,眼神那麼水汪汪,完全看不出來這是即將邁入古稀之年的老奶奶。

 

《新白毛女》在劇情結構與表演設計上,都有鮮明的日式格調。在《新白毛女》中,喜兒與大春的戀情格外突顯,由森亞洋子飾演的喜兒表現出一派天真活潑的純情樣,使角色更具人性。中段喜兒抗爆,受管家婆協助方得逃離黃世仁家,而管家婆卻被黃世仁手下以利刃刺瞎雙眼,為後續喜兒報仇埋下伏筆。與喜兒一同逃出的,還有三名黃府侍女,但不幸被補,甚至在舞台上呈現絞死狀,特效驚悚。《新白毛女》未如中國版《白毛女》一樣,安排喜兒漸變白毛女的情節,而是在下半場一開始就明示角色轉換,還安排二十位「白毛女」群舞,這是用跨時空重疊的方式刻劃故事主人公的痛苦過程,也某種程度放大「白毛仙姑」的神話感。大春偕八路軍解放楊家莊,並於山洞找到白毛女(喜兒),白毛女抵抗的過程比較長(顯示已被荒野現實逼瘋),而清醒相認之後又有較大的情感起伏,甚至出現「小拳拳槌打大春胸口」、「被大春舉高高」的場面,如今看來十分時尚。而返回楊家莊的白毛女之所以決意要報仇,除了中共宣揚的階級仇恨鬥爭以外,最主要白毛女還是看到管家婆被刺瞎的雙眼,氣憤難耐,才與眾鄉親清算黃世仁。中日兩版《白毛女》,劇情各有千秋,但不得不讚嘆日本人對於角色的設計,更為立體飽滿,且情緒發展更加合理。

 

《新白毛女》,自1970年代的第二版,已放棄原日版音樂(曲調亦改編自歌劇),而是改用上海市舞蹈學校編創的音樂(即樣板戲版),但松山版並未依照原音樂分幕場,而是在原音樂的基礎上,自行根據需要重新劃分幕次場次,各場之間停頓不長,節奏明快緊湊。演出時音樂係播放舊時錄音,與上海芭蕾舞團作法相同,音質不理想、音量過響。但出人意料的是,上海芭蕾舞團現已刪減的槍斃黃世仁後高喊口號,及最後一幕的喜兒參軍音樂,松山芭蕾舞團悉數保留,甚至全團舞者齊聲高喊「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且原喜兒參軍所用的音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被松山團用作歡慶勝利的劇終群舞場面,作為高潮,相當理想。

 

舞美方面,也顯示日本獨特的品味。劇場鏡框被裝上歐式的硬景,全場大量使用白色紗幕,並安裝白色蝶形對開式大幕及中道幕,用於區分場景。密集繁多的白色布景懸掛,對中國人而言或許有點像靈堂,卻又是那麼純淨美麗。服裝方面,反派人物倒是出彩,尤其黃世仁臉孔貼上濃重的眉毛,有幾分漫畫人物的感覺,且黃家的打手亦有日本黑道或忍者的樣貌。至於舞蹈演技,則表現得較為誇張但是紮實認真,無論是序幕群眾的呼喊怒吼,或八路軍接獲大紅棗兒的感激,甚至黃家被清算的驚慌,都有極為滿溢的情緒覆蓋,且舞團善用舞台前方區域,突破鏡框線,使演員與觀眾的距離更近一層,渲染效果更加顯著。

 

演出結束後,演員代表又以慷慨激昂的語調致詞,感謝觀眾蒞臨觀演,表達舞團崇尚中日友好交流的心意,並希望為二戰時期日軍在華犯下之錯誤「謝罪」,此時又見諸多女演員掉淚。致詞完畢,音響傳來樂聲,舞團引領全場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使紅色氛圍在劇院內達到極致!其後,又以〈北京喜訊到邊寨〉為背景音樂,表演了一段謝幕舞,此時已有不少前排觀眾到達台口,與演員一一握手致意。節目完全終了,上海市有關部門上台頒發感謝狀及紀念品,前上海舞劇團《白毛女》第一代主要演員亦上台獻花,而松山芭蕾舞團見到上海方面有關人士,就像見好友一樣,又驚又喜地歡跳著。

 

有關方面或許只看到,一組日本藝團搬演著紅色故事,並且帶著真心誠意來中國建立友誼,為歷史「謝罪」,還有諸多以此為焦點的專訪刊於傳媒。但其實,多數觀眾都是被《新白毛女》的完整、精緻、巧妙、華麗所佩服不已!松山芭蕾舞團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具有深紅色彩,但在人物塑造及場景安排方面,又能超脫教條約束,連高呼「萬歲」口號都很有說服力。松山芭蕾舞團,帶著淚地真誠表演,在政治之上展開值得讚揚的藝術魅力,或許在當下浮燥社會中,也算一股清流吧。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九江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