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號 喧囂與躁動:當街頭成為舞台    文章類別
【專題】喧囂與躁動:當街頭成為舞台
藝術/抗爭
文:朱振威

容我借用傅柯(Michel Foucault)的「知識/權力」的「/」來概括藝術與抗爭之間交叉糾結的關係。先旨聲明,這篇文章不是甚麼藝術理論或是文化理論的研究,很多用字並不嚴謹。更貼切地說,這篇文章只是我對今天街頭成為舞台的一點胡思亂想。

 

藝術在抗爭

 

由928警察以催淚彈鎮壓示威者,展開了雨傘運動的序幕。沒有人會想到,一場雨傘運動居然一發不收拾。金鐘、中環、銅鑼灣、旺角、尖沙嘴,遍地開花,超過七十天的佔領,延續時間之長、政府回應手段之不堪,無不令人驚奇。但更令人驚奇的,是這場政治運動所引爆的藝術創造力。

 

藝術是為一種表達,抗爭就是為了表達訴求。由抗爭運動誘發藝術創意,我們不應感到訝異。

 

今天要我從記憶提煉出一個佔領境況,我會從記憶庫存中的零碎片段拼貼出這樣的旅程:在沒有車的告士打道上走著,旁邊卻有人在練跑。慢慢走到灣仔,就在警察總部對面的本田陳列室,見到門口用紅色膠帶貼著兩個十字以示為救護站。繼續往前走,見到路障,以及絕食多天的Benny,胸前手書了絕食第幾天。到了金鐘,開始是一行又一行的帳篷,各式的海報標語,或認真,或惡搞。地上的粉筆畫,周圍張貼的油畫素描水墨畫,然後更多的是佔領者搭建的建築物,各式協助行人的梯級,當然不少得那「遮打自修室」。右轉走向政府總部,色彩斑斕的「連儂牆」,滿滿的心願與希望,恐怕沒有人會讀完。夏慤道的中間,有歌手唱著《海闊天空》與《撐起雨傘》。到達中環,熟悉的大會堂音樂廳後台入口,旁邊就是佔領者的大型路障。乘地鐵到旺角,那一輛貼滿標語的巴士屹立彌敦道中心,不讓「連儂牆」專美。見到關帝廟與聖堂之後,再回想那人人可以發聲的講壇,不禁想起無遮大會。最後,坐上照常營業的「那夜凌晨」紅Van,回家而去。

 

琳瑯滿目的藝術品當然目不暇給,但更令人震憾的,卻是大眾對城市空間的挪用。將車水馬龍的街道扭轉成為上演抗爭的巨型舞台與藝廊,如此大規模的空間實踐,肯定能教笛雪透(Michel de Certeau)在天之靈拍案叫絕。

 

            

 

藝術家在抗爭

 

計及網絡上的文字、音樂、漫畫創作的話(例如我極喜愛的《話你戇X怕你嬲》與及爵爵的漫畫),「作品」更是恆河沙數。我沒有意圖把所有藝術品羅列出來,有心人已在做。我只是想說明,為了抗爭,每一個人都被逼發出創意。因為我們都渴望表達,而藝術正是表達的手段。

 

最難能可貴的是,在這樣的時空,每一件作品,都是切切實實的忠誠地表達自己。創作者本身是否藝術家已不重要,的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藝術家還是否需要打著「藝術家」的旗號置身運動現場?也許我們都渴望有著光環的「藝術家」能夠為運動加持,當作一種鼓勵。但這是否必要?確實不必。以音樂家為例,Kenny G的光速變臉與Vladimir     Ashkenazy給香港的禮物,除了佔了報章一兩日版面,對運動的影響,微乎其微。到今天值得大家記得的,仍然是製作「連儂牆」的每一位。

 

這些年來我常常問自己,既然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作為藝術工作者可以如何自處?這一刻我的答案是:不要問,只要做。對的事,做就對了。何況,在這樣的藝術場域體現出人人平等,當人人都可以是藝術家。「藝術工作者」的身份,何足掛齒?

 

藝術就是抗爭

 

藝術既然是一種表達的,成為抗爭手段本來就是必然結果,這也解釋了各種藝術家何以總帶著予人反叛的感覺,的而且確,許多不同範疇的藝術工作者,也投身這場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

 

約稿的電郵裡,Edison說這文章希望是「討論藝術/藝術家在這些場景下的角色和位置」,行文至此,我不得不得出一個結論:藝術就是抗爭,抗爭就是藝術。在這個延綿兩個多月,牽涉數以十萬計參與者的大型「行為藝術」裡面,我們都是藝術家。我們無必要糾結於「藝術家」如何參與這場政治運動之中,重要的是,一旦參與,自動成為這部作品的創作者。

 

老套一點講句,如果藝術本身是追求「真、善、美」,也許當中或間有雜質,雨傘運動,本身就是一件由香港市民共同創造的藝術作品。結局如何也好,我們都不會忘記當中見證過的美,也將時刻提醒我們繼續堅持與追求心目中的「真、善、美」。

 

此時此刻,學民思潮參與絕食成員已悉數放棄,689放話在適當時候會清場。我仍然看不到「軟皮蛇」政府會讓步,也想不到佔領者還可以做甚麼爭取成果。難免沒有志氣地想:有沒有哪位「抗爭藝術大師」可以指點迷津?可惜,沒有這樣一回事。


惟一可以做的,只有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系首屆本科畢業生。畢業後一直飄泊於各式文化事業:從唱片公司數據庫主任到電台客席主持到男性雜誌編輯到中學教師不等。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音樂總監兼指揮,同時擔任多家學校之敲擊導師及樂隊指揮。自中學起筆耕多年,樂評影評文化評論時裝鐘錶人物專訪一概寫過,作品散見於港台兩地媒體。

 

照片提供:W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