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經典愛情故事結局
文︰洪思行 | 上載日期︰2014年10月31日 | 文章類別︰藝術節即時評論

 

節目︰大殉情 »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演出單位︰一舖清唱 »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日期︰26/10/2014
城市︰香港 »
藝術節︰新視野藝術節2014 »
藝術類別︰音樂 »

作為本港首個及唯一的專業無伴奏合唱劇團,「一鋪清唱」自公司化後,一直致力與各方面的藝術家和組織合作,為無伴奏合唱劇這種新興藝術形式尋求發展出路。近期他們推出新作《大殉情》便成功入節,成為「新視野藝術節2014」的其中一個節目,可說是一鋪清唱的一個里程碑。

 

《大殉情》是一鋪清唱的第三個大型劇目。它的故事其實是模仿時下非常流行的電視綜藝選秀節目,在陰間進行的《殉情不得了》,由「中國好陰間」評判團從五對古今中外的著名殉情男女中——梁山泊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蝴蝶夫人、長平公主與周世顯、如花與十二少中選出死得最偉大的一組,得勝者可獲得「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陰間自由行門票。

 

不像之前的作品《石堅》和《夜夜欠笙歌》找來幕前表演者坐陣(前者有跳舞的梅卓燕和單簧管手梁志承,後者有黃大徽和吹笙的李俐錦),一鋪清唱這次找來的是幕後創作人,由高世章和岑偉宗這對黃金拍擋負責作曲與填詞。有了他們二人,不難想像《大殉情》的風格不會跟從前兩套作品般富實驗性和較抽象。今次走的是惡搞、娛樂性強的音樂劇路線。不過,模仿電視節目並非一鋪清唱的首次,它們在上年的香港藝穗民化節,與「不加鎖舞踊館」合作的《過兩招》第二回,已曾模仿過香港小姐選舉,同樣是逐位參選佳麗評頭點足(相關評論),所以形式上《大殉情》其實是舊酒新瓶,只是今次一鋪清唱玩得更盡、規模更大、更惹笑。

 

由於故事是發生在陰間,所有歌手都身穿黑色現代服裝,也化了「死人妝」:死灰色的臉,加上熊貓大的黑眼影。在演出中,各隊參賽組合都會介紹自己的故事,然後由評判團以《全英一叮》的方法,給予三輪「yes」或「no」的決定。有時候他們還會模仿那些選秀節目在參賽者正式出場前,拍攝有關參賽者的影片。更會加插多輪的廣告環節,惡搞多個港人熟悉的廣告如五糧液廣告、古天樂的輪胎能廣告、毛sir的鐵達時等廣告,在玩鐵達時廣告時,歌手刻意模仿毛sir的沙啞聲線,其它人則在唱廣告中的背景音樂,真的是「做戲做全套」。全劇最富戲劇性的情節是如花忽然退出比賽,正當一眾評判在苦惱該如何是好之際,一直充當主持的屈原竟請纓參賽:原來大家都只記得屈原是愛國詩人,忘記他對楚懷王的愛,其實他都是為愛殉情,這個發展出乎觀眾意料之外。

 

參賽組合的故事主要是以歌唱的方式交待,當中最有意思的是,就是他們每次都會從另一個角度去看這些經典愛情故事,甚至把結局延續開來,建構出新的故事。例如在梁祝的故事中,評判團質疑他倆死後,蝴蝶的出現不一定與他們有關,最後二人被說服,發覺自己的死並不如想像中偉大,這樣便把化蝶這段全故事中最淒美的畫像給刺破;在蝴蝶夫人的故事中,他們將蝴蝶夫人的自殺,說成是她對平克頓的背叛的一種報復,他們還把重點放在小平克頓上,讓他唱出作為孤兒的成長心路歷程。一鋪清唱就是透過這些手法,在一片輕鬆搞笑的氣氛中把經典愛情故事不知不覺地顛覆過來。

 

雖然《大殉情》甚具顛覆性,但畢竟是以娛樂為主,所以它是點到即止,並非在批判甚麼,沒有為各個故事建立出新的意義。特別是結尾只用舞台調度來暗示屈原勝出,並沒有清楚交待比賽結果是如何,立論態度曖昧。從整個故事結構來看,《大殉情》的故事性不算高,因為它模仿選秀節目,每個參賽者可以獨立存在,彼此間並無關聯,令故事氣氛不能層層推進。

 

《大殉情》的舞台調度、走位和演繹手法還是一貫的充滿伍宇烈風格,部分橋段與《梁祝的繼承者們》有幾分相似(一鋪清唱和伍宇烈之前參與了《梁祝的繼承者們》的製作)。例如《大殉情》中活用五條長椅,通過不同的擺放方法,給予它們不同意象,時而成為龍舟、時而成為橋,令筆者聯想到《梁祝的繼承者們》中的白箱;在羅密歐與茱麗葉的一段,台上有一對老年版和年輕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他們會在唸對白的過程忽然對調身份,老的變得年輕,年輕的變得年老,這種演繹手法在《梁祝的繼承者們》中屢見不鮮。此外,創作者在道具設計上下了一番心思,逗觀眾開心,例如把咪高峰放在刀柄上,令大家以為蝴蝶夫人想引刀自殺,原來她不過是想唱歌。這些道具上的小聰明雖未能引起哄堂大笑,但已足夠令觀眾開懷地笑。

 

音樂方面,由於《大殉情》是在惡搞各個經典故事,所以音樂上也要配合,惡搞各首經典歌曲如《梁祝協奏曲》、《晴朗的一天》等,為歌曲填上新詞。在音樂安排上他們多運用風格的突然轉變來達至搞笑的戲劇效果,例如如花唱平靜的《胭脂扣》時,忽然轉成一首搖滾味濃的歌曲。歌曲的編曲和唱腔緊扣故事的背景,例如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歌曲便配上一段宗教合唱音樂「Miserere」(拉丁文,意指have mercy),切合時代背景;蝴蝶夫人模仿歌劇的唱腔演唱《晴朗的一天》。

 

當然,高世章和岑偉宗都有創作幾首原創歌曲如《風中的孤燕》、《屈清屈楚》,詞和曲都甚有水準,十分悅耳。岑偉宗還刻意為代表如花心底話的《孤身女流》,用大熱、蔓珠莎華、H2O等梅艷芳和張國榮的名曲曲名入詞,藉機向二人致敬。最有趣的一段音樂是《屈清屈楚》,屈原唱到中段時,忽然跳過地上的長椅,寓意他已經投河,然後他繼續唱歌,但唱得含糊不清,像是在水中唱歌,扮得維肖維妙。另外,每次評判團出來前,都會唱出一段《評判之歌》,令這首歌變相成為貫穿全劇的主題音樂。事實上,終曲《至愛大殉情》的引子都是一段《評判之歌》,可見其重要性。

 

一如過往的較大型製作,一鋪清唱也有招募歌手參與演出。他們在九月初出席活動時曾表演兩首短曲,當時筆者覺得幾位新人與原來四位駐團藝術家的融合度很高,不像剛「埋班」不久的團隊。但到了正式演出,歌手的個別差異還是表露了出來。從歌手能量來說,身型高大的劉榮豐明顯較強,表現突出,難怪會得到最多觀眾的掌聲。肢體動作上,各歌手都有落差,最明顯的一幕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中,四位歌手一起彎身,當中只有曾接受多年形體訓練的曾浩峰的身體能成九十度,同時上身保持筆直,這點要多加注意。

 

整體來說,《大殉情》的劇情緊湊,歌、對白、走位流暢,演唱水準高,是一個成熟、完成度很高的作品,它已克服了無伴奏合唱表演的一些根本技術困難,包括「搵key」、做形體動作如何不影響唱歌,很值得(特別是本地無伴奏合唱界的)觀眾欣賞,可惜《大殉情》只做兩場,期待它可以重演。

 

最後,筆者想花一些篇幅介紹這次的表演場地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其實高山劇場新翼還在試運階段,要待十一月才正式營運。演藝廳的座位不多,不到六百,屬於中型場地,但整個演藝廳很寬敞,每排座位之間有很大空間,只需坐後些便可讓人經過。另外,場地的音響設備很好,聲音很有質感,對《大殉情》的演出非常有幫助。只可惜當日到表演中後段,音響不停發出嘰嘰的雜聲,影響了演出。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洪思行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熱愛音樂與文字,遊走於琴鍵和紙筆上的黑白之間。本地無伴奏音樂組合Zense A Cappella的成員,亦曾參與多個歌劇的演出,經常在各文字媒體發表樂評及評論,文章散見於《信報》、《立場新聞》、Arts Plus等。編有《香港古典音樂年鑑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