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鼓棍飛之野性的呼喚
文︰洪思行 | 上載日期︰2013年7月22日 | 文章類別︰月旦舞台

 

照片提供:Andy Lam
主辦︰法國五月
演出單位︰Les Tambours Du Bronx »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日期︰01/06/2013
城市︰香港 »
藝術節︰法國五月 »
藝術類別︰音樂 »

Les Tambours Du Bronx是來自法國的一個敲擊樂團,成立於1987年,從工業城Nevers 附近的市效小鎮 Varennes-Vauzelles中誕生。Les Tambours Du Bronx表演用的225公升容量的大油桶是它們的標誌。大概因為出生於工業城市,Les Tambours Du Bronx的音樂打從骨子裡充滿原始、金屬、機械和男性的氣味。25年來,他們走遍世界各地演出,又與不同歌手合作,所到之處必定使觀眾為之瘋狂。

 

今年的French May便請來這隊令人瘋狂的Les Tambours Du Bronx。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的舞台上,Les Tambours Du Bronx用大油桶在台上整齊排了一個半圓形,在「油桶陣」的後方有一個舞台,舞台中央放置一個控制台,給其中一名成員像DJ般控制現場的電子音樂。在舞台的兩旁,則放了兩個架,每個架上都有6條橫槓,透過敲打不同的橫槓,它能發出不同的聲效,豐富音樂的變化。

 

表演開始前,15名彪形大漢各自站在油桶後,手執山毛櫸製鼓棍,接著開始瘋狂地打著油桶。那15名「鼓手」大概有3種敲擊模式:第一種是全部人打著同一種節拍;第二種是左右兩旁各自敲打不同、卻互相配合的節奏;第三種是左中右三方敲打三組節奏,並會交替敲打其他兩組的節奏。在表演期間,他們當中會有1或2人走到油桶陣中央,時而手舞足動,時而指揮其他鼓手,時而一同敲擊。

 

在將近兩小時的表演,除了在樂曲之間的停頓時間可供他們飲水和稍作休息,台上的表演者幾乎是從不間斷地敲擊著。而且經過長時間的表演,他們絲毫沒有流露出半點疲態,敲擊的力量沒有減輕,速度也完全沒有慢下來,這真是何等的體力、臂力與專注力。他們每一擊都是灌滿力量,絕對是不留餘力地打在油桶面上,所以鼓棍飛斷的畫面經常出現,是故在舞台四週都放滿鼓棍,讓鼓手能隨時更換。

 

將表演變成祭典

 

當台上表演者忘我地揮動鼓棍,情緒不斷高漲起來,並逐個脫下上衣,露出結實的肌肉與紋身,那時候他們已經不只是在表演,更是赤裸裸的情感宣洩!在強勁的電子音樂與令人頭暈目眩的迷幻射燈的襯托下,Les Tambours Du Bronx的壯漢們把他們內在的燥動不安盡情揮發出來,每一擊都是情感的發洩。在此刻油桶陣則化成一個祭壇,當個別團員站到台前時,他是一位solo,同時是一位祭師,在祭壇中央跡近放肆地放任,隨意走動、叫囂咆哮,再沒有任何形式化的枷鎖,一切行動都是任由當下的情緒主導,情緒高漲時更索性拋開鼓棍,徒手打擊桶身,活脫是一個會敲擊的野獸,於台上向觀眾展現另類的法式野性。


正因為這是一種直率、發自內心而全無掩飾的野性,讓Les Tambours Du Bronx的音樂更容易直達觀眾的內心,喚醒他們潛藏的野性,與台上的野獸互相呼應。因此儘管在表演初期,觀眾們明顯不習慣在嚴肅的劇場中觀看如此激情澎湃的表演,到後來無意識地參與了台上的祭典,慢慢放下自身的枷鎖,禁不住一起搖頭頓腳、打拍子、甚至叫囂,融入了這場名叫「野性的呼喚」的音樂儀式中。

 

然而,儘管表演完結了,祭典仍未結束。儀式的高潮在表演結束後,Les Tambours Du Bronx的成員把已經燥動不安的觀眾拉到台上,任由他們敲打油桶,甚至把鼓棍送給他們,與他們合照。看到如此狀況,台下不少觀眾都按捺不住,紛紛湧到台上,將被喚醒的野性盡情發洩出來。

 

看著這場祭典,我不期然想起去年來港表演的台灣團體優人神鼓,同樣屬於敲擊樂團,但兩者的表演美學卻大相逕庭。前者不但在形式上加入武術、戲曲的元素,他們會在山中受訓,於大自然中靜坐默想,目的就是要表演者的身心皆達至寧靜無我的狀態,繼而從寧靜中敲出明澄的鼓聲。至於後者,就是借由敲擊喚起表演者內在的燥動,並利用這種燥動燃起表演者的野性。東方與西方的文化差異,確實是大異其趣。

 

我想我應該慶幸香港有French May,讓我們除了能欣賞到法國的香頌香水、美酒佳餚、新潮電影等優雅文化,還能觀賞到像Les Tambours Du Bronx所代表的原始野性文化。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洪思行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熱愛音樂與文字,遊走於琴鍵和紙筆上的黑白之間。本地無伴奏音樂組合Zense A Cappella的成員,亦曾參與多個歌劇的演出,經常在各文字媒體發表樂評及評論,文章散見於《信報》、《立場新聞》、Arts Plus等。編有《香港古典音樂年鑑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