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號 從抗爭到抗疫:我的生活與思考    文章類別
【藝評空間】
偶劇植根路環社區
文:夏如芸

由澳門市中心去路環大約時一小時車程,跟平日在香港由新界出九龍的時間差不多。但一小時的車程倒把我由擠擁的遊客區帶我去到一個鄉村小鎮。去了這麼多次澳門,倒也是第一次去路環。對我這位早已厭倦大三巴那些熱門旅遊聖地的香港遊客來說,似乎路環更能體現澳門的鄉土人情。但這鄉村又和偶劇有甚麼關係呢?

 

澳門滾動傀儡劇場由工廠區遷至路環一年多,而這個「故事市集」正是他們由2018年開展的「偶物劇場系列工作坊」的學員展演。整個演出是以市集形式,讓場內的學員以自製的故事箱向觀眾分享他們的創作。無獨有偶,不少學員透過這短短兩三分鐘的偶劇訴說自己昔日在路環生活的點點滴滴,令人感到十分有趣。作為澳門城市藝穗節中的路環戲偶及物件劇場節的其中一個節目,「故事市集」和另外兩場外國偶劇並駕齊駒,宣傳上沒有因為它本質是學員展演而受忽略,所以一個家庭早上來看一個本地和外國的偶劇演出,午膳後再暢遊一下路環便是一日溫馨的家庭樂。主辦單位更安排專車在舊法院大樓外接送,可見主辦單位心思細密,考慮周到。

 

 

以故事箱市集作為這個學員展演是一個非常可取的方法,不但增進觀眾和學員的互動和容易控制人流,更重要是幫這批學員累積更多演出經驗。但這個學員展演若是以真確性(Authenticity)為演出主軸,而美學上仍在探索階段時,創作者和觀眾的互動就變得非常重要,甚至是填補了演出上的限制。

 

真確性和創作劇場的關係

在一個演出討論真確性這件事可能很吊詭,但要知道演出只是故事的一個演繹方法,當中要有一定的真實本質,才會容易得到別人的共鳴。而在哲學上來說,黑格爾和沙特都曾以真確性去探討人存在的議題。但今次我想用另一位哲學家Bernard William 的定義去探討這個劇。Bernard認為真確性指某程度上「你有一個「自己」的概念或者表達甚麼是你,而其他不是你(the idea that some things are in some sense really you, or express what you are, and others aren't)」。所以當一個演出以創作者的個人經歷作主線,創作者如何令觀眾覺得他的故事是獨一無二便非常重要。

 

市集形式促進觀眾的參與性

滾動傀儡劇場以故事箱作半展覽半演出為學員演出的框架,可見在策展上花了一番心思。學員以市集形式去演示各人的故事,不單讓觀眾可以自由選擇故事箱次序,而且巧妙地鼓勵觀眾去欣賞所有學員的作品。各學員的故事箱是封好不透光的,觀眾不能從遠處觀察得知故事的內容,只能乖乖走去故事箱前,等待學員準備好後,帶上耳機,靜靜坐下看學員故事箱內安排好的內容。而只要你由看了第一個演出開始,你便會好奇其他的故事箱究竟有甚麼故事,慢慢地產生了解所有故事箱的念頭。

 

每個故事箱以不同的手法展現故事,是另一個鼓勵觀眾主動欣賞所有作品的地方。其實每個故事箱內的故事大多非常簡單,但演出的技法和元素是各有不同。例如「女孩.波子」這個故事箱,創作者趙七是以泵氣球表現路環安記士多所養的狗被鄰居小女孩纏繞到怒髮衝冠的樣子;「父子」則是學員黃宛螢以皮影戲演釋父親在兒子心中永遠都是最厲害的超人。由於每個故事箱所呈現的方式非常不同,觀眾每去一個地方便好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只是入面盛載的是一個個美好的回憶。另外這些故事本是在箱內演出,學員的演出不易互相受到影響。再加上每次演出最多只有兩位觀眾,這大大減少剛接觸偶劇學員的演出壓力,也同時慢慢地培養他們的演出經驗和觀眾互動的技巧。

 

學員要和觀眾有更多互動才能增加故事的真實性

要留意和觀眾互動在這個偶劇學員展演其實是十分重要,甚至跟演出看齊。原因是這個學員展演主要以學員自身的故事去打動觀眾,形式只是輔助,甚至是錦上添花。因此如何在演出中突出其真確性,便是整個學員演出的重點所在。整個偶劇本身要準備的道具很多,每一個角色的設計也是手作而成。當中也要求演出者有熟練的技巧能流暢地以偶物演出。所以,這個兩至三分鐘故事箱偶劇也不宜有太複雜的故事和對白,而且個人認為這類偶劇另一個重要元素是要懂得用不同小道具讓觀眾在沒有太多對白的演出中不斷感到新奇。這令故事的內容要進一步壓縮,但以上種種必需要十分熟悉偶劇的運作和擁有絕佳的說故事能力才能做達到。由製作到演出,明顯對學員來說已是一個大挑戰,所以大家也可以理解,這些沒有對白和故事性比較弱的演出,創作者的解說便變得十分重要。一方面是補充了演出時沒有交待過的背景資料,讓觀眾可以理解故事箱內的故事靈感來自何處。另一方面則是突破演出的美學及技術限制。好像「路環回憶」,大家會在演出後大約知道這是一個小女孩的日常生活故事。這一刻來說,這個故事的獨特性並不十分強,但加上演出者的解說,才知道這是她小時候在路環踏單車渡過周末的所見所聞和鄉土人情。這個解說立即令整個演出變得很不同,因為這不再是一個普通小女孩在路環的成長故事,而是故事的主人翁在我面前以一個童趣偶劇的演出分享她腦海中的童年回憶。這個故事的真確性突然變得很強是因為我從創作者補充資料中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小女孩學踏單車的故事,而是一個真實在我此刻身處的環境中曾發生的故事,因此這次演出者如何促進和觀眾的互動是很影響觀眾如何理解整個演出。

 

整個學員展演還有很多關於路環和這個藝團的故事,可見整個藝團慢慢地和這個社區建立了連結。從藝團的演出和交流中也知道他們為不少路環人的生活加添了姿彩,讓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看戲劇,感受到藝術的魅力。《故事市集》展示出滾動傀儡另類劇場如何成功地以藝術帶動了澳門路環社區。

 

第十九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滾動傀儡另類劇場《故事市集》

評論場次:2020年1月12日,上午11時 30分

地點:澳門飛鷹培訓基地活動室

 

照片由澳門文化局提供

 

作者簡介:因喜歡戲劇,而鍾愛大提琴及音樂。也因喜歡文字,而遊走於藝術行政及藝評人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