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班唱〈夜奔〉— 看國光劇團兩場崑劇折子戲
文︰陳韻妃 | 上載日期︰2019年8月23日 | 文章類別︰四海聲評

 

主辦︰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演出單位︰國光劇團 »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日期︰2018/9/1 (14:30)、2019/7/13 (14:30)
城市︰臺北 »
藝術類別︰戲曲 »

國光劇團為臺灣京劇團體,然演出不限京戲,常安排少數崑劇折子、全本戲,變化節目新意,展現演員功底、技藝,應了「京崑不分家」之說。以《寶劍記.夜奔》為例,劇團近二三年曾推出「京崑林沖」,先演崑劇〈夜奔〉,後接京劇《野豬林》[1];「武戲專場」,〈夜奔〉安在京劇《大戰金沙灘》、《武松打店》、《鍾馗嫁妹》前頭。團裡最近唱過此折有劉祐昌和徐挺芳,為近四、三十歲的中、青年武生,擬藉兩人分別在2018年9月1日武戲專場、2019年7月13日京崑林沖之表演,觀察京班唱〈夜奔〉特點。

 

〈夜奔〉常作京劇武生開蒙戲,劉祐昌另於2006年跟從裴艷玲學習該折子,而徐挺芳在2010年前就讀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期間,應由郭鴻田、張義傑教授此戲,亦曾得裴艷玲指導[2]。以下分成若干點討論之。

 

唱唸

劉祐昌嗓音銳亮,然咬字病於國語ㄐ、ㄑ、ㄒ(j、q、x)聲母鼻音重,ㄓ、ㄔ、ㄕ、ㄖ(zh、ch、sh、r)聲母不確實,ㄠ(ao)韻母收口粗糙。「欲送登高千里目,......只因未到傷心處。」八句定場詩唸出哭音兼恨意,未出場內白「咳嘿」,而後「走遭也」均發響至該有音高,大抵【新水令】前的唸白抑揚明顯。

演唱情形,【點絳唇】像裴艷玲悲憤激昂音色,但氣力勁道不足。【新水令】唱來似開車上山,山路高度不定,拿捏不好檔速,所以走走停停,「按龍泉血淚灑征袍」之「血淚」力有不逮約分三次氣口,饒是這般,血字還有破音危險;【駐馬聽】高音氣衝、低音落得太低。這兩曲牌節奏慢,尤其考驗唱者氣息穩定與綿長,並且字音間落差大,能否搆得上調門、順利銜接高低,在在顯現功力,可惜劉至此已現衰敗情況,越到後頭幾支曲越發明顯。

【折桂令】起連三曲節奏加快,祐昌節拍落在崑笛後,氣喘噓噓,追得辛苦;【得勝令】聲音和樂曲速度之掌控興許是各曲中表現較好的,但「嚇得俺汗津津身上似湯澆」之「身上」幾乎是拚勁才得以吼出來;【太平令】「急走羊『腸』去路遙」字音未準。【收江南】節拍搶先,唱得粗率,「又聽得烏鴉『陣陣』起松梢」依舊氣力不飽硬撐高腔。【煞尾】倉促作結,特別是郊、條、掃字韻母無歸韻。

 

徐挺芳嗓音沉落不屬亮敞,不多連腔,唸白高下頓挫較為平淡,演唱時斟酌使力,穩定升降音域。【點絳唇】平實唱來,「逃秦寇」、「相求救」略聞悲聲。【新水令】「按龍泉血淚灑征袍,恨天涯一身流落」漸次高音,不露勉強,後句聲情入字,一陣悲涼,【駐馬聽】「紅塵中誤了俺五陵年少」演唱和曲笛善相幫襯淒情,兩曲穩中不出錯,字和腔都足實。【折桂令】字音清楚,個個脆響敲在拍子上,一字不落送入觀眾耳際;【得勝令】快節奏曲詞分明、慢的有力氣支撐高音;【太平令】不因尺寸加快而喘噓;【收江南】有些字吞音不明,到此快的曲牌告一段落後,【煞尾】仍徐緩放出字音,不顯草草。

 

工架

劉祐昌身段允當,大帶踢得乾淨,惜遇快速轉圈,盔帽和劍穗纏繞一塊兒。其氣力狀況不只帶累唱腔,越是尺寸快的曲牌,身段越呈現「急走忙逃」樣子,十分紊亂。徐挺芳身板挺立,踢帶上肩俐落,跺泥穩健,轉圈迅疾精準,【收江南】和【煞尾】間,手點地斜轉翻身幾多圈,嬴得現場陣陣彩聲,其工架邊式,輕巧好看。

 

火候

根據人物設定,林沖曾任八十萬禁軍教頭,對自己有期許、身份珍而重之,行為舉止趨於穩重不莽撞,拿水滸中人相比,其與社會底層出身,行事亳無顧忌,沒有什麼可以失去,是個不要命的石秀截然不同,崑劇、京劇演員詮釋同樣的戲,後者一不小心常過頭,甚至火爆,於是偏了角色。劉祐昌很是賣力,前後段表演卻使勁不勻,太猛、無力和疲憊感覺交相錯出,難以形塑人物。徐挺芳最大特色是穩當,不時也薄發火氣,非林沖該有。之所以如此,想是劇種有別與行當風格所致,京劇作法,部分曲牌如【折桂令】較崑劇演奏得快,產生倏忽不及之覺,再者這折子雖武生應工,重點還是在唱,功夫非第一要求,演過了火,倒成〈石秀夜奔〉,錯亂人物。

 

服裝

京、崑唱〈夜奔〉的差異亦反映在扮相上,崑劇如北崑風格現作黑軟羅帽、箭衣、縧子大帶、薄底靴,京劇則隨楊小樓(1878-1938)所改《大夜奔》(中間夾與金槍手徐寧開打)造型,戴由倒纓盔改製的林沖/夜奔盔[3]、繫大帶、著薄底。怎麼穿戴,出於人物居情境中是否合理,或講究視覺漂亮顯眼等考量。劉、徐唱崑劇,扮相走京班路子,一是沿襲慣例,二顯示兩人學習該戲的師資、身處的劇團都與京劇有關。

 

看北方崑曲劇院侯少奎〈夜奔〉,唱腔嘹亮,招式無不做到,整體疾徐中節,透出人物份量,這點輕重,還不見於眼下兩場折子戲中,以及承上所言,唱腔為崑曲首要,劉祐昌、徐挺芳可再精進。假設仿中國保留傳統戲曲藝術工作者演出精華的「音配像」工程,劉唱腔不乏可取處(清唱,避開動作使力的話),徐身段相當規範,合二者優點為一,也許能接近理想的演出境界一點罷!



[1] 國光劇團曾於2017年12月29日、2019年7月13日推出「京崑林沖」節目,組合崑劇〈夜奔〉、京劇《野豬林》接連演出,崑劇飾演林沖者為劉祐昌、徐挺芳,京劇主演皆是戴立吾。

[2] 劉祐昌,國光藝校京劇科第4期,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中國戲劇組、藝術研究所戲劇組畢業。坐科期間師承劉健明、陳玉俠、張富椿、李桐春、王鳴仲、張世錚等名師。2011年進入國光劇團。

 徐挺芳,2010前就讀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高職部,師承郭鴻田、李族興、張義傑、張富椿等;2013年考入中國戲曲學院京劇學系,師事江長春、韓增祥、張善麟、董志華、程英奎、李卜春、馬玉璋、董和平、徐小剛、吳星月、張繼英等楊派、蓋派武生名師。2018年3月入國光。

 

[3] 林沖盔,又稱夜奔盔,為水滸戲的林沖專用,由倒纓盔改製而成,「尺寸較小,盔上蒙黑平絨,盔的周圍沿藍色雲頭小邊」,中間外加紅纓子;另身著素黑箭衣,袖和領為寶藍色。見趙之碩、張耀笳、于瑛麗《中國傳統京劇服裝道具》,臺北:淑馨,1992,頁38、49。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