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統提煉新意——評戲點子工作坊《風起雲揚-新趙雲》
文︰陳韻妃 | 上載日期︰2019年2月19日 | 文章類別︰四海聲評

 

主辦︰戲點子工作坊
演出單位︰戲點子工作坊 »
地點︰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演藝中心
日期︰2018/10/27 14:30
城市︰臺北 »
藝術類別︰戲曲 »

戲點子工作坊,為企圖形塑京劇新風貌,結合跨文化領域,努力活絡戲曲於當代的劇團,如此的創作理念與劇團主要成員、常任編導的張旭南學養背景[1]有關,2001年成立起,陸續推出具有現代意識的作品:2004年京劇輕喜劇《仲夏夜之夢》(改編莎士比亞同名戲劇),2005年荒誕京劇《誰都有秘密》(靈感來自法國劇作家尚.惹內Jean Genet《女僕》),2008年戲曲小劇場《瑣事》(取材美國劇作家蘇珊.葛蕾斯貝Susan Glaspell獨幕劇劇本《Triffles》),2010年《女僕》(乃2005年《誰都有秘密》之重新製作)、2016年《噬心者》(改編莎士比亞《奧塞羅》),多選西洋戲劇或社會現實題材,主要表演形式是京劇,並旁及西方特技、現代舞蹈、媒體科技等,嘗試不同藝術間迸發創意,實驗性強烈。

 

為什麼是趙雲?

劇團2018年的《風起雲揚-新趙雲》(下文簡稱《新趙雲》)入選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開枝散葉系列-107年度輔導傳統戲曲團隊新作發表計畫」(簡稱傳藝中心「107年度開枝散葉計畫」)[2],該計畫以傳統為核心,故本次一改過往題材來源,轉從中國歷史、小說和戲曲裡尋思,用傳統京劇的作法,搬演三國時期史實人物事蹟。該時期人物眾多,為何偏選趙雲?推想可能原因,《三國演義》小說崇漢抑曹為政治正統,影響民間心理甚深,對蜀漢人物多具好感,其次趙雲為五虎將之一,其他四將之於所從主君有的早早跟定、有降叛反覆、有順隨時勢,要不沒有選擇行為或不明確,相較下趙雲有清楚的選擇思路。最後,考量與劇團製作方長期合作的京劇演員戴立吾(本戲主角)之武生行當,因人設戲,量身打造。

京劇中趙雲為主的戲有《戰磐河》、《借趙雲》、《長坂坡》與《截江奪斗》,共同情節是其往來救援各樣人等,表演上注重武工。本劇重筆寫趙雲政治追求和人格品性,嘗試創造武將戎馬征戰以外的形象。

 

角色塑造化用傳統

劇本採分卷作場次名稱,仔細標示各場景的時間地點,並附註西元年代,隨著一場場的戲,如同展開人生編年長河。第一卷化用《戰磐河》、《借趙雲》劇目,呈現趙雲希冀求才得用的心志,藉寶劍、千里馬等詞譬喻「英雄還逢識才人」,有賴明眼伯樂待價而估;為維護主角形象,不多演錯投袁紹、公孫瓚前的遭遇,轉而強調劉備與趙雲的互動,如備初見雲以【西皮快板】評述其武藝,兩人交心時唱的【西皮原板、西皮散板】建立起政治共識,演繹君臣間的風雲際會。第二卷只用一部分《長坂坡》和《漢津口》演單騎救主之後情形。第三、四卷借歷史、小說,敷演取城池、計賺漢水戰和拒絕樊夫人求親等事件,上述總歸表現了趙雲志向、智謀與明家國倫理界線的節度。

 

武戲的編排

武將的角色標誌來自武戲場面、服裝和功底,不過這裡並未順理成章置入傳統京劇趙雲的武戲,反是檢選之,用部分片段的戲如《戰磐河》、《借趙雲》,未採用的如《長坂坡》(僅取時空背景)、《截江奪斗》,新編排者有趙雲和張飛於臥牛山不打不相識,以及趙雲與曹軍漢水之戰,大抵有三處武打場面,這些在全戲的鋪排上,規模由小至大,前兩處沒有多所廝打,而大場面在最後--對抗頭號敵人曹操,更能蓄積高潮。戰事地點流轉,服裝也有輕便趨繁重的變化,趙雲於磐河、臥牛山兩戰,穿白箭衣戴藍絨球盔帽使銀槍,簡短快打;計取桂陽城著王侯服飾,不顯武藝端得才智;最後漢水戰役,乃長靠武生裝扮,邊唱邊作、鑼鼓齊動、人員紛陳,結局場面富於心思。

 

再說細節。趙雲和袁紹、張飛兩場武打,規模小、快打生風,導演尚安排劉備立於山頭旁觀雲的身手,透過其演唱彷彿將武打畫面、人物狀態實況轉播,又像有歌(唱段)有舞(武作)的MV,視聽感官兼俱。

 

武戲以外

武戲視聽化之外,也當感情線的背景,《長坂坡》是傳統京劇趙雲的重頭戲,但在此編劇大量「減武為智」,長坂坡和江夏渡口間橫生插曲,即劇團宣傳賣點「歷史和戲曲舞台上不曾提及的趙雲情人」。編者如是塑造情人徐昭,不表才、不彰貌--這都是獨善己身的資質條件、無關乎旁人,強調智慧,得傳演其兄長徐庶陣法。這樣的女子,有智且用於世,隻身僻土,護持一方巴郡蒼生,比之戲中另女樊氏徒具姿容,毋寧更令趙雲心儀,或說徐昭行止契合男兒志向--但凡身負才者,不會甘心寂寂無為,莫不以匡扶江山、名標凌煙為志,且人選擇伴侶會顯示其所重為何,正面表現徐昭智識,是對雲之智的側筆補足。問世間何為情動?這鐵漢柔情場次,不渲染纏綿,「如遠山,淡而確定不移」[3],寫情的萌生是那樣不自禁卻淺淡節制,耐人尋味,符合主角內斂個性。

 

選角的契合度

飾演趙雲者戴立吾現為國光劇團武生,師承李幼斌、張善麟、王立軍、李環春、郭鴻田、吳興國,轉益楊派、蓋派多師。擅長短打、長靠、箭衣和悟空戲,唱腔清朗爽利,剛緩並濟有韻。除公立劇團,也與民間團體如戲點子工作坊長年合作。其趙雲扮相,英氣初含藏後昂揚,因著武將角色強化原本唱腔的硬氣(截斷字音不拖長)特點,例如甫登場唱【內西皮導板、西皮二六板】,字字清晰氣力飽滿,初仕朝氣立現眼前;漢水之戰所唱的曲牌(或新編曲),越發剛硬沉落,嗩吶、鼓樂烘托下十分雄壯,充滿縱馬疆場的大將風度。他的演唱特點除了硬氣,還有婉轉(悲聲泣音),為使所演人物顯得勇武稍加收斂悲腔,但遇親近者或表露情感時,明顯如和劉備重相會的唱段、初見徐昭的【西皮流水板】,仍可些微聽聞,於是勇武之餘不失柔軟。作表而言,箭衣戲輕簡,持銀槍敏捷利索;桂陽城文戲富戲情;長靠戲,身上靠服和劍、馬鞭、銀槍齊整不亂,動作穩健,邊唱兼舞時,聲音一貫暢達。

 

劉備、徐昭與主角有完整對手戲,前者由張德天所飾,復興劇校第16期,主修老生。扮相淳正,作表規矩,唱腔樸實少花腔,大部分唱段因人物身份而唱出雄健渾厚感覺,不過江夏渡口場次的【西皮慢板】「敗當陽過長江夏口逃奔」,倒有高風蕭瑟情懷,很是動聽。徐昭由國光劇團青衣、花旦演員陳長燕出演,音質清亮圓潤;其扮相若用京劇頭面來比喻的話,不是華貴點翠,也非亮眼水鑽,是無華銀泡(亦作銀錠),卻光潔素雅;詮釋徐昭不作女兒嬌態,是大方從容的。這幾位的表演都是質樸風格,不競討采和嘹亮,演唱音色協調相稱,增添舞台和美、戲情契合程度。

 

《新趙雲》是新編京劇,劇本、場面調度、角色表現均有可觀處,而傳統戲味很重,相當規範。民間劇團製作三國戲,所需條件頗多,這戲因入選傳藝中心「107年度開枝散葉計畫」,配合計畫之規定,創新實驗成分大大少於過去之作,是否算作被公部門「收編野性」?尚待觀察。話說回來,若非取得公部門補助、幾個公劇團與劇團編導者本身任職的國立學校之相關支援,要成事實在不易。然也為劇團開拓另一條創作路線,不管是本戲重演或有類似新作,都值得期待。

 

 

 

 

 



[1] 張旭南,早年就讀復興劇校(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前身)京劇科,工小生,後取得美國OCU奧克拉荷馬市大學表演藝術碩士,現為戲曲學院京劇學系專任教師。

[2]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於2018-2021年辦理「臺灣傳統劇團開枝散葉計畫」,包含相關五個子計畫,其中「輔導傳統戲曲團隊新作發表計畫」要求以傳統為核心,輔導團隊製作屬於該團的全新作品,內容可具備現代意識和觀點、引入現代劇場技術,但唱腔身段、偶技操作、口調音色、音樂設計等,必須不悖傳統,並鼓勵新作巡迴演出,延續舞台生命。

[3] 語出徐皓峰《刀背藏身.師父》,臺北:大塊文化,2017。頁22。

 

 

 

本文章並不代表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之立場;歡迎所評的劇團或劇作者回應,回應文章將置放於評論文章後。
本網站內一切內容之版權均屬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及原作者所有,未經本會及/或原作者書面同意,不得轉載。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