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CUP  |  2019年
共 10 筆
文︰梁妍|上載日期︰2019年10月28日
看《如夢之夢》的前一日,我原定是去看香港話劇團的另一作品《進化》,一個讀劇。但去到大會堂才發現大門緊鎖,節目取消,因當日在港島有「大型公衆活動」。我因而翻查《如夢之夢》(以下簡稱《如》)這作品的演出...
文︰江祈穎|上載日期︰2019年10月2日
你有聆聽過別人說話嗎?聽是人類的天性,但理解他人的想法,同理對方的內心,感受別人的情感,並非所有人都懂得,因為當我們保護自己時,我們就會築起圍牆忘記聆聽,因而,放下防衛去聆聽,是一種有價值以至可以收...
文︰洪思行|上載日期︰2019年8月30日
今年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從美國外百老匯找來獨腳戲《被遺忘的莫扎特》(The Other Mozart),劇名所指的莫扎特,並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作曲家莫扎特,而是他的姐姐娜奈兒(Nannerl)。劇情簡單直...
文︰雷浩文|上載日期︰2019年7月26日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名為「前進進表演探索計劃2019——演員創造力Mark Ravenhill《泳池(沒有水)》實驗展演」的表演藝術節目,集教育、表演、交流於一身,其企圖也不難在其(必要地)冗贅的標題中...
文︰吳俊鞍|上載日期︰2019年7月8日
「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來自梁文道的同名文章,發表於六四二十周年[1],那一年,我首次參與六四燭光晚會。身為一名90後,我雖沒有親身經歷過六四,但多年來媒體耳濡目染,已形成了與同代人的經驗。近...
文︰夏如芸|上載日期︰2019年5月24日
巴洛克時期,不論音樂或視覺藝術上都有一種皇室的精緻感。這也因藝術的發展由先前的教會主導變成了貴族間炫耀財富及品味的玩意。富麗堂皇的宮殿又怎會配上單調的音樂呢?延續文藝復興對美的追求及規範外,那個時期...
文︰凌志豪|上載日期︰2019年4月28日
本年度香港藝術節加入許多認識新奇的節目,一改以往較傳統保守的挑選劇目策略,例如離奇作業劇團(curious directive)的《蛙人》(FROGMAN)就從鏡框式舞台來到牛棚,將科技融入舞台演出...
文︰朱映霖|上載日期︰2019年3月19日
舞蹈,在藝術表演當中能夠備受專業舞者的關注,但亦是容易被一般純粹追求娛樂的觀眾忽略的範疇,其種類繁多,古今中外各有獨特的編舞風格,魅力無法比較;如何憑創作與大眾共享,全賴每一個演出機會。遊走澳門城市...
文︰鄧正健|上載日期︰2019年2月27日
單單把政治議題搬入劇場,並不就是「政治劇場」。劇場既為一種乘載量極高的藝術,我們理應對「劇場介入政治」這一意圖有所要求。簡單地說,「政治」在劇場裡的對話對象不應該是「內容」,而是「形式」,或我會用「...
文︰馮顥筠|上載日期︰2019年1月16日
發生於1941年的「香港保衛戰」,距今約70多年,有多少人還有記憶、甚至不曾認識這段本土歷史?香港話劇團的《傾城無方》以此為歷史背景,時間設置在香港被日軍統治前的18日,利用七個角色的故事段落構成一...
共 1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