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  2019年
文︰賴閃芳|上載日期︰2019年3月22日
比利時Ontroerend Goed以尖銳的創作見稱,作品經常需要觀眾去參與,成立於2001年,早期作品的邀請方式並不友善。例如名為《觀眾》的作品,目的是去揭示群眾在面對暴力時的反應。演員於演出中途...
文︰鄭思婷|上載日期︰2019年3月21日
巨型流線的形體意象、此起彼落的人物穿梭於歷史空間、無數身軀組成的情感混合物、場景的變奏和死亡的倒數,進踞著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的穿透式表演空間,以零距離的姿態衝擊著觀者。 香港話劇團「新戲匠」劇...
文︰李羲樺|上載日期︰2019年3月21日
對兩年一度的新視野藝術節來說,「跨界」絕對是一個重要考量。它有兩個面向,分別是創作和藝術策展。跨界是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或團隊進行協作,利用各種媒介和素材來創造一個獨特的表演形式。而從策展的角度看,跨...
文︰千山|上載日期︰2019年3月15日
帷幕之下,劇場跟電影作品的分別在於即場表演及預製影像,倘若結合兩者的內容結構及呈現手法,會演變成怎樣的魔幻光影世界?當代劇場導演羅伯特.利柏殊(Robert Lepage)以多媒體及破格舞台編排見稱...
文︰江藍|上載日期︰2019年3月11日
踏入二十一世紀,表演藝術的發展越來越多樣。創作人也都尋找新的出發點,發掘藝術的可能性,可能以科技至上,又或者概念先行。因而輕易忘了劇場跟電影院、足球場一樣,是一個承載集體記憶的地方。我們在那裡經歷相...
文︰張志聰|上載日期︰2019年3月7日
日常生活中,有很多沒有身分而真實存在的人。意思是,我們會碰到一些人,大家認得彼此的樣貌,又未必知道對方的名稱,最多只是點點頭、稱呼一句「阿叔」、「阿姨」。時日漸過,每次與這些陌生而熟悉的人碰面時,這...
文︰梁妍|上載日期︰2019年3月6日
十月底,因滬港交流的機緣,我有機會看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的六個節目。其中有兩個都是基於外國當代劇本的本地創作,本文會集中討論其中一個作品——《小馬駒》。 《小馬駒》(The Little Po...
文︰嚴穎欣|上載日期︰2019年3月5日
這次的行程看了兩個演出,分別是《人人超級巿場》和《Bæd Time》。不約而同,兩個演出的創作人們都是在台灣唸戲劇的畢業生。 《人人超級巿場》利用了「Immersive Theatre...
文︰梁妍|上載日期︰2019年3月3日
《Bæd Time》這個戯名,一語雙關,早早暗示了這個戯的雙重質地——既是「bed time」的輕柔夢幻,亦是「bad time」的殘酷暗黑。 劇團「娩娩工作室」來自台灣,成立於2...
文︰凌志豪|上載日期︰2019年3月1日
來到第十八屆「澳門城市藝穗節」,「藝穗節」除了繼續探索劇場在城市空間展演的可能性,也在表演單位上創新,嘗試納入更多社區的參與,把「藝穗節」接地氣,同時將觀眾和澳門的社會脈絡連接。「夢劇社」就把由20...